天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五零俏花媳 > 第635章 露馅儿
    “花花处理的都是意外且紧急的患者。”秦凯瑟看着有些暴躁的林希言耐心地说道,“别急,至于我有值班的医生,这国人迷信,不喜欢在过年期间看病,所以我要轻松一点儿。”满脸笑意地看着他说道,“我的回答你可满意。”

    “走吧!走吧!”林希言看着碍眼的她挥手道。

    结果年假就剩下两天的情况下,花半枝都在医院度过,好不容易放假林希言准备了不少的活动也无法付之行动,可把他给郁闷坏了。

    当然是说笑的,事有轻重缓急,他还是知道的。

    等到林希言假期过完,上班了,花半枝也清闲了下来,鞭炮集中燃放,不可能天天让孩子玩儿的。

    &*&

    远在千里之外的京城,程韵铃还担心过年期间老妈按捺不住逮着她要好好盘问一下,结果平安的度过了,让准备了一肚子辩解的话没了用武之地。

    大年初五这一天,程韵铃和孟繁春两口子,应老妈的要求和二哥一家回来,招待京郊的程姑姑、程二叔一家。

    程姑姑一看见大侄女程韵铃,眸光微变,再次确定前天大侄女带着侄女婿上门来拜年,自己没有看错,只是心里纳罕!

    这怎么可能呢?

    找了个时间把自家大嫂给拽到了外面后海空旷的地方,咬着耳朵。

    程母不敢置信地看着她道,“她姑姑这话可不能乱说,这谁家结婚半年多了,还是大姑娘。”

    “嫂子,里面是我的亲侄女,这话我昧良心,我也不会说。”程姑姑皱着眉头说道,“前儿铃子去看我们,我就看出来了,这憋了两天,你知道我有多难受吗?就是纳闷我才叫你出来问问的。”

    “你不会看错吧!”程母拧着眉头看着自家小姑子道。

    “大嫂,我一直盯着铃子看,还被她给抓了正着。”程姑姑指着自己的眼睛道,“我绝对不会看错的,这大姑娘和已婚妇女,别人分不出来,我能分不出来。现在有产科医生了,我这也不给人家接生了,年轻的时候我可是接生的一把好手。”

    “这事你先别给你大哥说,我回头问问铃子咋回事?”程母看着她叮嘱道。

    “看嫂子说,这事我怎么跟大哥开口,这才跟你说的。”程姑姑看着她立马说道,“咱们赶紧回去吧!出来久了,别让他们起疑了。”

    姑嫂两人若无其事的回了家。

    中午热热闹闹的吃完饭,送走了两家亲戚和孩子们。

    程母憋了一中午的话才道,“老头子,跟我出去一趟。”

    “出去干什么?大冷天的,外面那么冷。”程父起身道,“我回屋休息一会儿。”

    “你必须跟我出去,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程母一脸严肃地看着他说道。

    “什么事,非得现在说,家里说不行吗?”程父不解地看着她说道。

    程母拉着他就朝外走道,“跟我出去。”

    两口子出了门碰见邻居,就问他们这两口子干什么去?

    “中午吃多了,我们出去溜溜食。”程母满脸笑意地说道。

    邻居看着他们俩背后就嘀咕:人家这感情真好。

    两人直接去了后海边上,大中午的也没什么人。

    两人坐在长椅上,程父裹了一下大棉袄道,“老婆子,有啥话不能在家里说,非得在这儿说。”

    “在家里隔墙有耳,我怕别人听了去。”程母情绪低落地说道。

    “这是出啥事了,你跟他姑姑出去回来,这脸色就不对劲儿。”程父目光在她身上转来转去。

    程母抬眼看着他说道,“很严肃的事情,你要有心里准备。”

    “什么事,说吧!咱啥场面没见过,我挺得住。”程父看着她的样子慎重地说道。

    “是关于铃子的。”程母目光锁在他的身上,缓缓地说道,“前些天我不是催着铃子赶紧生孩子吗?今儿小姑子来了……”深吸一口气,闭了闭眼睛,才道,“告诉我咱家铃子还是大姑娘。”

    程父震惊的看着她,眼睛直勾勾的看她老半天。

    “你说话啊!老头子,别吓我。”程母担心地摇晃着他说道。

    “大姑娘?什么意思?”程父哆嗦着嘴看着她问道。

    “老头子,非让我把话说明白吗?”程母红着眼眶说道。

    “她胡说!”程父腾的一下站起来道,“她姑姑怎么能这么说孩子呢!那可是她的亲侄女。我找她去。”

    “老头子,老头子,你给我冷静点儿。”程母着急地起身拉着他的手,将他着坐在长椅上。

    “你让我怎么冷静,这么诅咒咱闺女。”程父脸色铁青的说道。

    “她姑姑是拿这个开玩笑的人吗?你是她亲哥哥,铃子是她亲侄女。”程母咬着牙心痛地说道。

    “可这怎么可能?”程父如霜打的茄子似的,有气无力地说道,忽然抬头看着她说道,“他们会不会不懂啊!想当年我还是结婚前师父塞了我个小册子。”

    程母闻言红着脸,紧攥着拳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道,“我也这么想过,可是后来又否定了。”

    “咋否定了。”程父不解地看着她说道。

    “女婿是医生,闺女是护士,别人或许不知道,他能不知道。”程母冷静地分析道。

    “可护士就该知道吗?你婚前跟她说这事了没?”程父突然想起来道,“别看她是护士,天真的很!”

    “说了,就是说了,我才更加困惑,他们俩可都是学医的,不会这人伦之事都不懂吧!”程母眸光深沉地看着他道,“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话说到这里程父也冷静了下来,“这个咱也不好问女婿,只能问铃子了。”

    “我现在就去找铃子。”程母闻言着急地腾的一下站起来道。

    “坐下,坐下。”程父赶紧伸手拉着她坐下来道,“今儿不行,不行,你去找铃子,女婿就知道了。明儿就开始上班了了,去单位找她。”

    “可是这事怎么在单位说啊!万一被人听见了可怎么办?”程母担心地说道。

    “这样明儿上班了,你把铃子叫到家里,关起门来问她怎么回事?”程父想了想说道,“我给你们把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