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医者无眠 > 875 投石问路
    “还有个事儿,张姐,你帮着拿个主意。”段科长坐在椅子上叹了口气说道,“我家段飞不是处了个女朋友么。”

    张兰微微一笑,她知道段飞女朋友的事情。

    “那孩子有先心病,耽搁了这么多年,病……挺重的。剑协医院这面说是能给先心病的孩子免费手术,正好我和段飞来问问要不要花钱,如果花钱多少能下来。”段科长唠叨着,他隐去了最重要的一部分。

    他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和吴冕说这事儿。说了的话,好像信不着吴冕的手艺。

    “那等吴冕回来说吧,他单位的事儿我也不懂。”张兰笑道。

    “咚咚咚~~”敲门声又一次响起。

    周院长和段科长面面相觑,段飞第一时间走过去,问道,“谁呀。”

    “您好,我是施中华。”

    段飞本来以为是吴冕、楚知希回来了,没想到听见施中华的名字。

    他连忙打开门,施中华见是段飞,怔了一下。

    “施哥……”段飞满脸堆笑的招呼道。

    施中华后面还有一个人,段飞见竟然是邓明邓区长。

    这……也太热闹了吧。

    “小段,你怎么在?”邓明笑呵呵的问道。

    “邓……邓区长,我来和吴冕汇报工作。”

    “嗯,厂子运行的还不错,试投产没发现什么大问题,报告我看过了。”邓明进屋换鞋,笑着说道。

    屋子里周院长和段科长第一时间站起来,两人都有些迷茫。

    怎么邓区长来吴科长家了?这算是怎么回事?

    邓明走进来,看见两人一脸懵逼的站着,也没理睬他们,只是微微颔首,当做打招呼。

    “张姐,你怎么样了?老吴还没回来?”邓明熟络的和张兰打招呼。

    “邓区长,你怎么来了?”张兰道,“老吴估计快回家了,最近年底,比较忙。”

    “我有事找吴老师。”邓明坦荡说道,“刚打了电话,吴老师说在买烤串,让我回家一边吃一边聊。”

    “这怎么能行,这怎么能行,这也太怠慢了。”张兰手足无措的说道。

    “一边吃一边聊,吴老师忙,我约他一次不容易。”邓明笑呵呵的说道。

    周院长沉默。

    连邓区长来找吴冕都“不容易”,自己之前真是看走了眼。吴科长……特么的他当时非要回八井子当个科长干毛线。

    “前几天吴老师发现一个慢性重金属中毒的外卖人员,经过排查,发现是有一批一次性筷子里含有铅元素。”

    “一次性筷子?”

    张兰怔了一下,问道。

    “嗯,我开始也不理解,又不是金属筷子,怎么会含有重金属元素呢?找了一些专家咨询,他们说筷子消毒的时候有些不法商家会用工业消毒剂浸泡……”

    邓明闲着也是闲着,开始和张兰聊起来。

    几分钟后,开门声传来,吴仲泰进门后感觉屋子里不对劲。看了一眼,把他吓一跳。

    吴冕随后进来,见满屋子的人,盘了盘自己的小平头,苦恼的笑道,“各位,屋子有点小,要不咱们出去,一边吃一边聊?”

    段科长连忙说道,“吴科长,不用不用,小飞来和你汇报一下工作,我们就走了。”

    “哦,我听李忠主任说了。”吴冕道,“李一晴的手术安排李忠主任和塞班·卡尔教授上,我最近比较忙,就不去了。”

    段科长没想到吴冕这么直接,上来就先说自己最难启齿的事情。而且看他的表情似乎并不介意,甚至段科长能感觉到吴冕对这种事情压根没走心。

    “厂子那面也没什么太特殊的,按部就班就行。”

    段飞抓紧时间和吴冕说了几个数据,一屋子人,影像张兰休息,父子二人就告辞离开。

    周院长更没啥好说的,自己那点糗事难道还要挡着邓区长的面说出来么?

    虽然医生都理解做手术遇到并发症的事情,可邓区长会怎么想。

    哪怕自己不求着进步,也别找雷不是。

    周院长客气了几句,也换鞋离开。

    “吴老师,我这算是恶客了。”邓区长笑道。

    “哪有,邓区长您找我什么事儿?”吴冕问道。

    “重金属中毒的事情已经查出来了,是一次性方便筷里含有铅元素。已经和兄弟省市联系过,具体……”

    吴冕知道,具体怎么样,是一个玄学。

    “再有就是今天下午接到一份咨询文件。”

    “哦,什么公司?”吴冕一边收拾着肉串,一边问道。

    “莱索基因生物制剂有限公司,我在天眼里查了一下,是基因类抗癌药物的制药公司,也生产基因检测产品。”邓明道。

    “我不知道这家公司。”吴冕笑道。

    他懂邓区长的意思,这类公司上门问询,一般来讲都是冲着自己来的。在南方,无论是高效实力还是地区经济实力,都要比省城强无数倍。

    但没人和自己打招呼,吴冕实话实说。

    邓明有些失望,要是吴老师有关系的公司、企业,那该有多好。

    要是那样,谈判也就是走个形式。

    就像是3m和斯杜雷投资的公司一样,他们根本不在乎挣多少钱,只在乎吴冕高兴不高兴。

    学术界顶级的专家就是这种气场,这点钱在跨国公司看来根本不算事儿。

    据邓明了解,这些狗公司要的就是开全球学术会议的时候,吴冕随便说句好话。就一句肯定的话,所有投入都会有几何数级的回报。

    可惜了,吴老师竟然不知道这家公司。

    生物基因公司,那可是高精尖的科技公司,邓明做梦都想他们在这面投资。哪怕只是一个实验室也好,那也意味着希望。

    “邓区长,也可能是有关系不太近的人想先打听一下。这种事儿不着急,反正也要过年了,年后才能有实质性接触。您那面就实话实说,该给就给,不该给的就不给,无所谓的。”

    “类似的公司……”

    “很难留下来,华大已经越做越大了……不过没事,咱们以静制动,有事儿的话等他们上门再说。”吴冕道,“邓区长,施秘书,来吃口饭。”

    楚知希打包了一份疙瘩汤,先喂张兰吃了,这才坐在吴冕身边静静的听他们闲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