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昭周 > 第二百零六章 卫山长
    一个案子想要翻案,首先得案犯自己不认。

    解决了这一点之后,接下来就是要去解决证据问题了。

    当初林默与孙家女子,约会的客店,是在衡州城东的如意客栈,林昭离开了衡州大牢之后,从随行的十个人里,带走了五个人,赶往了这家城东的客栈。

    当他们赶到这家客店的时候,才发现这家客店已经人去楼空,只剩下了一个宅子,空无一人。

    林昭站在这座空荡荡客店面前,微微皱眉。

    这家客店里出了人命案,生意一落千丈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是没有想到只过去了两个月时间,客店便已经倒了。

    林昭犹豫了一下,回头对身边一个齐家家将开口道:“你回一趟大槐客栈,告诉世子殿下,让他帮忙查一查这家如意客栈的掌柜,以及伙计的去处。”

    这个家将点了点头,立刻扭头去了。

    林昭翻身上马,对着身后的四个大汉开口道:“走,咱们出城一趟,去一趟石鼓书院!”

    四个家将纷纷点头,跟着林昭一起翻身上马。

    衡州这个地方,要说偏僻也算不上太偏僻,可也远没有越州那种江南大城繁华,不过这个地方,有一座在整个大周都很出名的书院!

    石鼓书院。

    大概一百多年前,一个衡州出身的大儒邀请长安一个李姓宰相来石鼓山游玩,见石鼓山林木葱郁,又被三江环绕,于是便出了一大笔钱,又筹了些款建了这座书院,后来这位衡州的大儒就在这座书院里广收门徒,他在石鼓书院授徒二十年,其弟子数百人,中进士的便有二三十人,明经更是无法计数!

    正因为如此,石鼓书院声名大噪,天下无数学子涌入衡州,就这样石鼓书院便渐渐成型,发展到现在,已经更像是一种学术流派。

    而这种学术流派,在长安城已经渐渐形成了一股政治势力。

    正因为如此,石鼓书院哪怕是在长安城里,也地位不低,每一个赶来越州任职的知州、别驾,上任之后第一件事,便是要到石鼓山去拜会石鼓书院的山长。

    林昭等人骑马,很快出了衡州城,到了石鼓山山下,他们五个人纷纷下马,把马匹拴在山门口的拴马石上,然后林昭深呼吸了一口气,沿着石鼓山的阶梯,慢慢爬了上去。

    他身后几个齐家的家将,紧随其后,很快就到了石鼓书院的正门。

    石鼓书院依山而建,很多建筑颇为奇特,景致也十分不错,不过现在这个时候,林昭没有什么心情去看风景,他敲了敲门之后,开门见山的对石鼓书院的门房说道:“越州林氏子弟林昭,求见卫山长!”

    这个门房看了一眼林昭,又看了看林昭身后的几个覆甲壮汉,二话不说扭头就去通报去了,没过多久,他就重新回来,引着林昭进了石鼓书院。

    石鼓书院这一百年来,经过多次扩建,这会儿已经占了小半个石鼓山,书院里经常可以看到一些学生捧着书,摇头晃脑的吟诵。

    这种场景,让林昭差点以为自己回了长安的国子监。

    不过眼下,他肯定是没有什么心情去关注这些石鼓书院学生的,在门房的带领下,他穿过了不知道多少间房屋,终于来到了石鼓书院后院的一处倚着一块巨石建成小楼里,门房侧过身子,对着林昭躬身道:“林公子,山长就在上面,您自己上去罢。”

    林昭点了点头,从巨石上的阶梯,迈步走了上去,好在阶梯不是很长,他很快走到这座木屋面前,伸手敲了敲房门:“越州林昭,求见卫山长。”

    他话音刚落,小木屋的房门就被缓缓打开,里面站着一个一身普通冬衣的中年人,身材清瘦,看起来只比林简大上两三岁的样子。

    这人便是石鼓书院的现任山长卫璟,字玉明。

    早年卫璟与林简一起,师从石鼓书院的上一任山长吴先生,后来师兄弟两个人先后取中进士,不过年轻一些的林简反而先中进士几年,卫璟等到年近三十的时候,才取中进士。

    中了进士之后,师兄弟两个人的人生路径也大不相同,林元达在仕途上平步青云,而卫璟寻了几年知州之后,一来有些厌烦了朝堂之中的迎来送往,二来身体有些不适,在三十六岁的时候便辞官不做,回到石鼓书院专心学问了。

    前些年吴老先生离开石鼓书院,回到故乡养老去了,卫璟便接过了这个“院长”的位置,在这里专心教学。

    林简的长子林默,便是卫璟的学生。

    林昭对着这个中年人低头行礼,沉声道:“晚辈林昭,见过玉明先生。”

    卫璟看了林昭一眼,脸上露出一抹笑容:“老夫知道你。”

    林昭抬头看了卫璟一眼,有些诧异:“先生如何知道晚辈的?”

    卫山长迈步走进了小屋,不多时从书架上抽出几本小册子,微笑道:“这一年多时间,元达给老夫寄了这些小册子,老夫都一一看过了,林编撰在上面写的西行记,颇为精彩,老夫是一直追看的。”

    这个年代因为平均年龄不高,男子过了四十岁便可以自称“老夫”,卫璟比林简年长四岁,今年是四十五岁,“老夫”这两个字,他已经自称了好几年了。

    得,原来是吴先生的书迷。

    林昭在心里说了一句,然后深呼吸了一口气,对着卫璟拱手道:“玉明先生,晚辈今日登门求见,是有事情相求的。”

    卫璟面色平静,一边翻看他搬出来的小册子,一边开口道:“是为了林默的事情罢?”

    林昭点了点头,咬牙道:“先生,我家大兄受人陷害,蒙受了不白之冤,这件事情先生务必要出手相助,否则不止我越州林氏会声名大损,石鼓书院的名声,也会……”

    说到这里,林昭便闭口不言了。

    卫璟放下手中的小册子,看了林昭一眼,然后又从桌子上翻出了一纸文书,摆在了林昭面前:“林编撰请看,这是我石鼓书院开革林默的文书,不日就将张贴出去。”

    林昭低头看了看这份文书,低声道:“可是先生毕竟还没有把它贴出去,不是么?”

    卫山长沉默了一会儿,叹息道:“等衡州衙门那边坐实罪名,这张告示就会立刻贴出去,不管老夫与元达之间的交情如何身后,书院百年的清誉,不能毁在林默手里,更不能毁在我手里。”

    “所以这件事情要翻案!”

    林昭微微躬身,沉声道:“林昭几乎可以肯定,此事与我兄长无关,只要先生肯帮我,这桩案子,便一定可以翻案。”

    每一个时代,都不会缺乏望子成龙的父母。

    因此,不管在哪个时代,爹妈都会十分重视教育。

    像石鼓书院这种,在整个大周都极有名声的书院,便是最优质的教育资源!手握这种教育资源,卫璟即便不做官,他的社会影响力也丝毫不低。

    尤其是在衡州本地,不知道多少人削尖了脑袋想要结实他,因此卫璟在衡州本地的社会影响力,绝对是要高过地方衙门的!

    天知道这位卫山长,在衡州到底认识多少人!

    只要他肯点头帮忙,林默的案子,几乎就一定能够翻过来!

    卫璟看了一眼林昭,语气平静:“林编撰凭什么要我书院冒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