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召唤群雄帝王系统 > 第四十四章: 忘却生死的推销
    其实曹参大可以不用前去,只需派遣一名副将与朱彦修同行即可,但是考虑到事关大皇子嘱托,马虎不得,所以他便决定,亲自陪他闯一闯这龙潭虎穴。

    朱彦修手拿使杖,曹参身着侍卫盔甲,二人一同驾马骑行,临近楚军营帐之时,前者心绪不宁、惶恐至极,后者因久经沙场,所以显得比较淡定。

    “朱御医,进了楚军营帐,切记不可乱说话,按照事先嘱托去讲即可。”曹参再一次叮嘱他道。

    朱彦修点点头,道:“事关性命之忧,微臣自然明白,到了楚军那里,还望国公您多费心了。”

    他怕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等行至楚军营帐前方,楚军士卒才开口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朱彦修强自镇定道:“吾乃魏国使节,特来请见项元帅,还望通报一二。”

    那楚军士卒一听魏国使节,深深皱了皱眉头,怕耽误大事,急忙去禀报。

    楚国有一将军得知此事之后,来到项南天的营帐,将此事告知了躺在床上面色苍白的项南天。

    他刚苏醒过来不久。

    浑身乏力,呈现出病入膏肓之状。

    “魏国使节?来此作甚?”项南天说话的声音极为微弱,若不仔细听,还真难听到他在说些什么。

    那副将道:“未禀报魏国使节此行目的。”

    项南天闭上眼睛,说道:“去问清楚。”

    “是。”

    这副将深深看了一眼项南天之后,便退出营帐。

    不消半刻,去而复返。

    他问清楚了朱彦修来此的目的,“他们说是要来给元帅您治病,来者是魏国一位御医,受魏国大皇子赵长青嘱托。”

    “赵长青让他来的?咳咳!”听到这个名字,项南天郁结再起,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身旁一同族晚辈项燕急忙道:“元帅,保重身体啊!”

    项南天摆了摆手,道:“无妨。既然是赵长青让他来的,肯定没有这么简单,哼,我与他早已不死不休,他会这么好心派遣御医为我治疗?

    恐怕看病是假,一探我病情是真,也好,我等倒不如将计就计。项燕,待会你来假扮本帅,让那御医诊治,你身体无病,正好可以混搅虚实。

    我就躲在屏风后面,看看他们到底在耍什么把戏!”

    项燕作揖道:“诺!”

    随后,项南天便被人架在躺椅之上,躲在了被人临时架来的一处屏风后面,而项燕,则躺在了床上。

    朱彦修与曹参二人,在楚军一众士卒随行下,来到了楚军元帅的营帐里。

    来的路上,二人一直被蒙上双眼。

    朱彦修一瞧营帐内不下二十余位的楚军武将,就心里吓了一咯噔,他深吸一口气,面向躺在床上的项燕,刚想开口说些什么,便被楚军将领拦住,只听他说道:

    “大胆,你既见到我家元帅,因何不跪?”

    朱彦修被这个小小的下马威惊讶到了,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他看向身边的曹参,只听曹参细声细语说了一句话,还没有听清,“你说什么?”

    曹参又复述一遍道:“我是在想,为什么军中营帐里还有屏风?”

    曹参是不经意间注意到了那处屏风,感觉放在这里,颇为违和。

    朱彦修一听,顿时心生苦恼道:“都啥时候了还管那张屏风做什么?”

    此刻,营帐内的楚军武将,都在盯着自己,他顶着压力,向躺在床上的项燕作揖道:“魏军使节见过项元帅,各位楚军将领,吾乃魏臣,岂能跪拜楚帅?”

    又有人道:“既然不跪,那就哪里来回哪里去吧,我楚军,不欢迎你等到来。”

    此言一出,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朱彦修不知该如何是好,这时曹参开口道:“我二人奉大皇子命令,来楚军里要为元帅诊治,怎么?连项元帅一面我们都是见而不得,你等便迫不及待的赶我等出营?”

    曹参并没有真正意义上见过谁是项南天,此刻他二人站立的位置与躺在床上的项燕位置相隔比较远,很难看清项燕的情况。

    有将领见曹参开口,便哼声道:“此地哪有你开口说话的资格?区区小卒,焉敢放肆?”

    他们当中即使有人在傻,也明白曹参绝非是一名小卒这般简单,其实在这数天来的争伐当中,他们都已经见过曹参了,只不过没有认不出来他的原因是因为他此番前来乔装打扮了一番。

    但是开口讲话的声音却没有改变。

    躺在床上的项燕暗自握紧双拳,咬牙切齿道:“是他!”

    他听到这个声音,便想到了那夜在林原埋伏自己的魏军将领,心中顿时怒不可遏。

    但是他深知,现在并不是发怒的时刻,不然会坏了自家元帅的好事,他缓缓开口道:“诸将稍安勿躁,既然魏军使节来此,总不能让他们空手而归。

    那位魏国御医,你尽管上前来,为我诊断,正好,本帅这两日感觉不时感到有些困意。”

    这句话中气十足,一点儿不像病人。

    曹参与朱彦修二人相互对视一眼,眸子里透露而出的情绪尽是不解,莫非情报有误?

    前者仔细想想,他觉得事情可能没有如此简单,给朱彦修一个眼神,二人一同迈步向前。

    这时,有两位楚军武将抽出利刃拦在前方,只听其中一名武将道:“我家元帅说的很清楚,只让御医一人上前来,更何况为保你等不趁机谋害我家元帅,必须要搜身。”

    这句话自然无法反驳,为了在楚军当中少生事端,曹参答应了对方所说。

    二人被楚军将领一度搜身盘查。

    待确保没什么害人物件后,才让曹参待在原地,让朱彦修上前。

    朱彦修胆颤心惊的来到床前,瞧了一眼床榻之上的项燕,便识趣的低下头去,无奈于此,实在是对方气场太强了啊,那个眼神简直就是要杀人一般,戾气太重了。

    这时,项燕伸出手臂,朱彦修为其把脉。

    过了会儿后。

    朱彦修眉头紧皱的松开脉搏,心骂道:“今儿个怎么回事?一个个都有病吧?身上一点儿毛病没有,看尼玛的病呢?”

    项燕笑问道:“不知魏国御医,本帅身体可有什么毛病?”笑容多有嘲讽之意。

    朱彦修作揖道:“项元帅正值壮年,气血旺盛,如日中天,身上无病无疾,大可安心。

    至于项元帅说,近两日感到困乏,应该是前些时间操劳过度导致,待本医师亲开一单药方,贵军按方抓药,熬制成汤,可有安神固元之功效,喝了能够延年益寿,甚至能够延缓衰老……

    总之功效甚多,此汤药之方乃是本医师亲自创造出来的……”

    朱彦修越说越得劲儿。

    他真是在哪儿都不忘推销自己的产品。

    只要有机会,别管在什么场合,遇到什么人,先推了再说,关键是得让他们知道,这产品是自己独门酿造,全世界独此一份,优点良多,没副作用……

    项燕越听他讲,越感到莫名其妙,为此还深深皱起眉头。

    干嘛呢这是?

    真是来治病的啊?

    此时此刻,曹参心里满是阴影。

    这货,干嘛呢?

    上头了?

    他不是害怕吗?

    全营帐的楚军将领听着不断推销自己产品的朱彦修言谈,也都各个愣神起来。

    这哥们儿,牛逼啊!

    临终,朱彦修还不忘说上一句,“若是元帅您不信,就由我亲自熬上一副汤药如何?

    您放心,绝对没有任何副作用,不添加任何烟熏(古代防腐剂)措施,是绝对吃不死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