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召唤群雄帝王系统 > 第四十六章:稳住别浪就还能赢
    曹参听完朱彦修得长篇大论,心中微生钦佩之意,他笑了笑,说道:

    “其实有件事情忘记告诉你了,我怀疑在楚军营帐当中的那位项元帅,并不是真正的元帅。

    虽然我未曾见过项南天的真容,但是通过种种坊间传闻描述的年龄、外貌或是昨日一战中传闻他已经受了重伤的情况来看,不难推断,这位项元帅有猫腻。

    甚至我隐隐猜测,真正的项南天怕是此刻已经命不久矣了,所以需要一个人出现来假冒他,以混乱你我二人视听!

    走!我们要赶紧把这个消息告知大皇子殿下!”

    朱彦修心里突然一咯噔,想道:“怕是这个时候大皇子还睡着觉呢吧?其实…让大皇子多睡睡觉也没什么不好吧?毕竟都已经这么操劳了。

    大不了,我等大皇子醒来后,在亲自给他熬几副大补之药?嗯,就这样办。”

    心中唯一感到不好意思的地方经过自己纠结的思想斗争后,已经想通了,大皇子的事和自己没啥关系,那是他又晕倒了!

    这是有病的症状!

    对,不管自己的事。

    他向曹参开口道:“不怕真假项南天,反正能毒死一个是一个。”

    曹参闻声爽朗大笑起来。

    二人继续返回魏国京城。

    楚军大营内。

    真正的项南天从屏风后面被人抬了出来,他面色苍白的继续躺在床上,而此刻,项燕正在项南天的床榻旁亲自熬药,而且是熬了两副。

    事关自己生死,任何人都信不过,得自己亲自熬制才行。

    项南天咳嗽两声,向营帐内诸将有气无力道:“魏国使节的来意本帅已经知晓,无非是要来此一探虚实,看看我究竟有没有受伤。

    目前来看,怕是没有瞒过对方的眼睛。不过,我们也不用过于担心…”

    他要说的话还没有讲完,就被项燕打断道:“元帅,刚熬制好的汤药,要不要喝一口?”

    虽然项南天的死能够将楚国项氏一的权利分配重新洗牌,但是也会让楚氏在朝堂当中的局势一落千丈。

    所以,于情于理,倘若项南天能够熬过这一关从而痊愈,这也是项燕乐于看到的。

    “汤药?”项南天嗤之以鼻,冷笑一声道:“敌国御医给的汤药,你也敢喝?”

    项燕闻了闻弥漫着一股香味的汤药,咧开大嘴笑道:“元帅,您有所不知啊,那位魏国御医真是神了,隐藏在俺身上多年的暗疾,轻而易举的就被那位先生发现了,并且还说俺是病入膏肓,所以才给俺留下了这个药方。”

    项南天继续冷笑道:“你们刚才的谈话我已经听到了,虽然不清楚你为何莫名其妙得了这个怪病,但是有一点儿,那毕竟是敌国的医师,喝他所开的药,你最好还是慎重一些。”

    项燕听完之后,二话不说,将手里捧着的一碗新药方熬制的汤药,一饮而尽,喝完之后,用衣袖擦了擦嘴角的汤渍,道:

    “元帅,您看,我已经喝完了,一点儿事都没有,怪不得那个魏国御医在熬完之后就把药迫不及待的喝下去了,原来这药竟如此好喝啊,比什么名贵烈酒要好喝千百倍!”

    项南天痛苦的摇了摇头道:“即使此药五毒,但是仍需谨慎,你…还是好自为之吧!”

    项燕一共熬制了两碗。

    他喝一碗,还剩余一碗。

    他拿起身旁另外一碗,缓缓临近床榻,盯着项南天说道:“元帅,那医师说此药若是给病重之人饮酒,说不定会有奇效呢。咱们军医也说了,此药方无毒,而且对于神识而言还有大补之功效,要不…您试试?反正没毒。”

    项南天一听这话,顿时神情都变了,他勃然变色,吹胡子瞪眼,用着自己最大的力气,怒气冲冲道:“滚!老子没病!”

    而项燕因为与项南天是同族的关系,所以并不惧怕他生气或是发怒,只见项燕坚定的摇头道:“不!您有病!不然您为啥躺床上?”

    项南天咬牙切齿,“你…你……!”

    被项燕气的都说不出来话了。

    项燕吹了吹手里的汤药,笑道:“有点儿烫,您等会喝?”

    项南天再次大声道:“滚!”

    “好嘞!”项燕手捧汤药,缓缓退到一旁。

    项南天这才歇了心里一股怒气,继续刚才的话题说道:“纵然昨日一战,我军损失惨重,看似败局已定,实则还有一战之力。”

    有将士不解道:“元帅啊,我们伤亡都到这种程度了,副帅都已经战死了,这仗难道还要继续打下去吗?我们还能怎么打?”

    项南天强颜欢笑道:“没错,林坤将军为国捐躯,吾甚是惋惜,昨日一战牺牲约十万将士,吾痛心疾首!

    但是战争还没有结束,我们若是就这样回去了,如何面见楚国父老?牺牲了这么多人,却不见一个结果…

    我们甘心吗?还有脸回去吗?咳咳。”

    越说越激动,甚至都咳嗽了起来,“所以,战争没有结束,我们必须打下去,尔等可还记得活活拖死魏国剑神李九天的那三位陆地神仙?”

    虽然提及这三名陆地神仙时,有不少武将都是眼前一亮,但是眉头转瞬又低落下去了,有人胆量较大,他率先开口道:

    “陆地神仙的高手虽然都是万人敌,对小的战局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毕竟只有三名,而魏国目前兵锋正盛,又有赵长青运筹帷幄,胜算依旧很小啊!”

    项南天抿嘴微笑道:“你们可别忘了,在魏国的幽云地界,还有我们三万重甲铁骑。

    到时候由三位陆地神仙的高手各领一军,组成三才阵势,以重骑出击的路数一举冲垮他们的各路勤王大军阵营,各位以为如何?

    而且这样一来,三路重甲铁骑,依托阵型优势,组成的兵锋之力可堪比陆地神仙高手,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如此,我们就有约等于六位陆地神仙的高手了,有了这六位陆地神仙相助,难道还灭不了魏国京都?

    所以只要我们能够稳住当前军心局势,就还有赢得希望!”

    经项南天这么一讲,大家伙的士气多多少少被提上了一些,但也有人质疑,心想道:“仗能是这么算的?”

    项南天一见自己说的话所起到的作用几乎是微乎其微,便气不打一出来,开口道:“你们都怎么了?还是我楚国的将士吗?”

    此时此刻,项燕感觉到自己的状态有点飘。

    像是喝了几坛子烈酒一般,有点晕。

    有种想跌倒昏睡过去的冲动。

    他沉重的摇了摇头。

    项南天一见,更加生气,道:“项燕,你什么意思?难道你在质疑我说的话?”

    项燕此刻的状况已经完全懵逼了。

    赵长青喝了假药到他这种状态,基本已经昏睡过去了。

    但是项燕依旧在依靠自己的意志力死撑。

    怎么了这是?

    怎么突然懵懵的?

    刚才元帅叫我呢?

    难道是想喝药了?

    想喝药好啊!

    没准会有啥奇迹呢。

    到底是啥奇迹呢?

    “元帅,我来了。”

    他强自镇定,来到项南天身前。

    身旁一众将士懵逼,“什么情况这是?怎么骂你,你倒舔着逼脸上来了?”

    项南天看着项燕一脸憨笑,就觉着后脖颈有些凉嗖嗖的,脱口而出道:“你…你想干嘛?”

    就这样,当着楚军所有将军惊讶的神态前,当着当事人项南天一脸懵逼的眼神,项燕把手里的药一股脑全灌给项南天了。

    之后,项燕便仰面朝天,只听‘砰’得一声,重重倒在地面。

    项南天汤药下肚,突然就感到自己五脏六腑在翻江倒海,心脉气血逐渐堵塞,全身像是被电击一般,一股酥麻的感觉就此油然而生。

    他身受重伤,服用了蕴含曼陀罗花的药材,定然身体当中,有诸多不舒服。

    因他武功境界高超的缘故,所以一身气力都在抵抗曼陀罗花药力对于心脉的侵蚀,但…怕是也无济于事。

    虽然项南天牛逼,但是他毕竟有伤在身啊!

    所以该晕的还是晕了。

    晕前长叹一声道:“药里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