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召唤群雄帝王系统 > 第一百五十九章:东厂进行中
    赵长青亲自将赵高扶起,赵高惶恐至极,只听如今贵为皇帝陛下的赵长青说道:

    “今后,大可不用自称奴婢了,给你个特权,在朕面前,可以自称微臣。”

    赵高一听,心中甚是激动,眼看着又要感激涕零的下跪,赵长青向他摆了摆手,说道:“你下去整合厂卫吧,人交给你了,怎么搞,是你的事情。”

    赵长青对于历史上赵高的描绘认知很有限,只知道他是一个奸臣。

    既然是奸臣,肯定会顺顺利利的将厂卫无恶不作的名头宣扬出去,致使人心惶惶。

    赵高闻声后,作揖徐徐退去,他将身体压的很低,退出宫门之前,都不敢抬起头来。

    看到赵高离去之后,赵长青才亲手写了一份圣旨,让传旨太监下达中枢。

    赵高回到自己的住处后,马上就叫来刘瑾、魏忠贤二人共同商议事情。

    “你们两个人此刻应该清楚了吧?陛下让我们建立厂卫,是对我们的信任,咱们得将这个差事做好,否则,万死难恕!”赵高双手高高在上,抱拳说道。

    刘瑾心思缜密,想了想,开口道:“可这是个苦差事啊!建立厂卫,监察百官,还给我们先斩后奏之权,这不是明摆着将我们推到满朝文武的对立面吗?

    若是有一日陛下不信任我等了,恐怕等待我等的将是灭顶之灾啊,这个得罪人的差事……”

    话还没说完,便被赵高阴沉着脸一巴掌拍在了刘瑾脸上。

    打完这个巴掌后,赵高紧接着说道:“咱家能不懂这些东西?可咱们是谁?咱们是太监!太监是什么?就是陛下的内臣!

    谁给你的胆子,竟敢在背后肆意议论陛下决策?作为内臣,我们所需要的,就是服从!服从陛下的一切旨令,做陛下手中最锋利的刀子和最敏捷的双眼。

    今后,咱家要是听到你们谁敢在背后议论陛下,定斩不饶!”

    刘瑾被吓了一跳,慌忙下跪。

    魏忠贤趁机表态,“赵大人,属下一定为陛下将这个差事做好。”

    “嗯。”赵高拉了一个长音,表示很满意。

    他扶起刘瑾,说道:“今后儿,你给咱家记住了,我们生是陛下的人,死是陛下的鬼,若是敢有二心,咱家必然第一个杀了你。”

    刘瑾忙称‘是是是’,并表示自己一定会忏悔。

    赵高点点头,道:“虽然陛下并没有给我们期限,让我们何时将厂卫建造好。但是这件事情,赶早不赶迟。

    而且陛下还说,要等我们的好消息,让我们先办几场大案震慑一下百官,所以,等这两天厂卫建造好了以后,你们给我不惜一切代价,找几个朝中大臣贪污的证据,严格查办。”

    刘瑾与魏忠贤二人即刻作揖。

    如果这时候赵长青听到赵高所言,肯定会犯高血压、低血糖…

    到了最后,这赵高还是没有明白赵长青的意思啊!

    办什么贪官?贪官是什么?那是江山社稷的‘顶梁柱’,贪官能办吗?

    真真正正的厂卫,不应该结党营私吗?不应该勾结朋羽吗?不应该陷害忠良吗?

    陛下重用宦官、欲建厂卫的消息瞬间便被六部尚书知晓。

    中书省内。

    六部尚书齐聚于此,正在讨论这件事。

    “大家伙,都说说各自得意见吧?陛下重用宦官,到底存着什么心思啊?”兵部尚书徐明率先直入主题。

    礼部尚书黄丞道:“不管有什么想法和心思,这新朝刚刚建立,便如此重用宦官,于国、于江山社稷,总归是有影响的。”

    吏部尚书姜渭道:“依老夫之意,陛下此举其实是敲山震虎,意在震慑我等。今后有了厂卫的牵制,我们要做些什么事情,可就难如登天了。”

    刑部尚书马仓冷哼一声后开口道:“说到底,陛下还是不信任我们,如果信任我们的话,就不会在这几日累计的奏折之事上派来诸葛亮监视我们,现如今还搞出一个什么厂卫!

    依照老夫来看,那几个宦官能成什么事?只要我们能够稳住,用不了几年,朝堂上就还是我们的天下。”

    户部尚书陈彦冷笑道:“马大人,你未免将事情想的太简单了,咱们这位陛下,依我来看,可是比先帝还要英明!

    当年我们能在朝廷当中不动如山,绝大程度上,都来源于仁宗皇帝的仁慈以及派系间根深蒂茂的势力。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了,陛下为了制衡我等,都开始重用宦官了,先斩后奏、皇权特许,今后这厂卫,将是悬在我们脖子上的一把刀!

    什么是太监?太监就是一群孤家寡人,他们如果要向我们动手,可没什么党羽间的顾虑!”

    黄丞皱眉道:“陈大人所言,是不是有些太危言耸听了?”

    “危言耸听?”陈彦闻声道:“这一点儿老夫绝没有危言耸听!等厂卫建立好后,你们就等着瞧吧!

    之前仁宗皇帝在位时,他的眼睛只在皇宫,而如今厂卫建立,我们这位陛下的眼睛,将能随时得知全国各地之事!

    到了那个时候,在坐的各位,谁禁得住陛下的眼睛查?自求多福吧各位!”

    工部尚书曾林咬了咬牙,紧紧皱着眉头,恶狠狠道:“那我们就将厂卫这个组织扼杀在萌芽内,目前新皇刚刚登基,各郡太守都在来朝圣的路上,各地政局都需要稳定。

    所以,眼下正值陛下用人之际,他需要我们为他稳定全国各地的动荡时局,趁着这个机会,我们要是联合起来,一起劝诫陛下不设厂卫,有七成概率可以成功!

    就以宦官乱政为由!诸位,一旦让陛下成功建立了厂卫,可就没我们的好日子过了!而眼下这个时机,是我们唯一和陛下讨价还价的时机。

    一旦各地稳定下来,我等也就无用武之地了,到时,可就是案板上的猪羊,任人宰割啊!”

    众人听后,皆不约而同的沉默不语,过了会儿,姜渭起了一个头,开口道:“曾大人所言不虚,目前,我们应该放下对彼此的成见,团结一心,在明日早朝时,劝陛下切不可重用宦官。”

    他们纷纷赞同,各个说的义正严辞,

    “说的对!不能让宦官乱政,否则国将不国!”

    “重用宦官,与礼相驳,且违背祖制,待明日一早,上奏天听,请求陛下收回成名!”

    “说的对,监察百官,自有言官、刑部、给事中等组织,何须在多出来一个东厂?如此费时费力,岂为国政?”

    “……”

    他们这些读书人,总喜欢将自己摆在大义之上。

    京外。

    小桥流水旁。

    诸葛亮席地而坐,戴着一顶草帽,身着一身布衣,正陪着自己的一家老小悠哉悠哉的垂钓。

    过了会儿,萧逾明来了。

    又过了一会儿,曹参也来了。

    他们都是为了赵长青欲建东厂一事而来。

    他们将前因后果说与诸葛亮听了之后,谁知他仅仅只是淡然处之,一笑而过。

    曹参不解,问道:“丞相,都到了这个时候了,您为何还笑的出来?陛下重用宦官,乃是不详之兆啊!”

    诸葛亮摇了摇头,心平气和道:“曹公此言差矣,陛下欲建东厂,其用途已经很明白了,那便是监视百官,去利用厂卫这个组织,来更好的牵制文武百官。

    至于为何用宦官,那是因为,满朝的文武都看不起宦官,而宦官本身,就只能去做一个孤家寡人。如此一来,厂卫之事才可促成。”

    语落之时,有条大鱼正好上钩,诸葛亮赶紧挥动鱼竿,将大鱼放置笼中,然后笑呵呵说道:“二位大可放心,我们这位皇帝陛下,心里英明着呢。

    建造厂卫,也是为了更好的遏制各地藩镇,长安一战,各地方镇大军皆有佣兵自重的倾向,而厂卫,负责监察百官,又有先斩后奏之权,从此之后,各地方镇岂会还有不臣之心?

    如此一来,加大皇权治理,大魏,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中兴。”

    曹参与萧逾明二人面面相觑,皆是不约而同的心道:“原来这建立厂卫的背后,居然还隐藏着这么多的事情?陛下真的是目光长远,非常人所能及。”

    赵长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