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世界首富从捡破烂开始 > 第9章 009.跟你妈开去吧!
    “啊?好几千万?”

    彭莹莹顿时呆住了。

    她自然知道有些顶级跑车要上千万。

    但知道是一回事,现实中见过又是另一回事!

    那可是相当于一座可以移动的别墅啊!

    就算是身家上亿的富豪,也不会轻易舍得花费几千万来买一辆跑车吧?

    彭莹莹急忙上网查看了一下,果然是传说中的拉法!

    而且据网上说,这种神车在国内还是有价无市。

    就算你有钱,也未必买得到!

    这辆拉法的主人,得多有钱,多有势?

    “这位美女,可以也帮我拍一张照吗?”

    等那位女孩子帮自己闺蜜拍完照后,彭莹莹晃着手机,期待地问道。

    “可以啊。”

    那名女孩子欣然应允。

    彭莹莹带着一丝兴奋走到了拉法旁边,双腿微微交叉,摆了一个性感的姿势。

    她想要稍微倚靠一下车身,但是又害怕刮蹭到,心里十分纠结。

    这可是好几千万的豪车啊。

    稍稍刮掉一点漆,卖了她都赔不起。

    “应该没事吧?我这衣服可是很柔软的……”

    彭莹莹一咬牙,便轻轻地将手臂倚靠了一下,但不敢有丝毫用力。

    饶是如此,她心里也狠狠激动了一下。

    “哼,以前在那种三线小城市,那些朋友看到一辆百来万的跑车,都兴奋得大呼小叫……”

    “等下就让你们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顶级超跑!”

    彭莹莹已经在想象着了,一会儿等她将照片发上朋友圈之后,会引来多少回复。

    “嗝……”

    这时候,苏诚刚好吃饱。

    “服务员,买单!”

    苏诚喊道。

    “好的,先生。”

    “您一共消费了三千九百六十元,我们可以给你些优惠,把零头去掉,一共三千九,您看如何?”

    服务员微笑道。

    “行。”

    苏诚很干脆地支付了账单。

    看到苏诚潇洒地付了钱,那名被唤作“刘哥”的西装男,不由得微微皱眉。

    他敢断定苏诚是第一次来这个餐厅,敢点那么多菜十有八九也是打肿脸充胖子。

    但这也充得太过分了吧?

    敢点个一千多应该就是极限了,居然敢消费近四千?

    而且还很利落地结了账?

    难道真的是富二代?

    毕竟蓉城这种地方,藏龙卧虎,遇到一个低调的富二代也是正常的。

    有些人不修边幅,穿着背心拖鞋,打扮跟老大爷似的。

    结果人家可是几栋楼的户主。

    一个月光是收租,都不止几十万。

    西装男差点以为是自己看走眼了,然而当他看到苏诚桌子上一片狼藉,都是空盘的时候,他立刻就摇了摇头。

    假如真的是那种低调的富二代,绝对不可能像饿死鬼一样连盘子都想吞进去。

    “果然是个土包子,应该是透支信用卡罢了,等他还信用卡的时候,就知道后悔了。”

    西装男暗暗摇头。

    苏诚吃饱饭便离开了,当他走出餐厅门口的时候,才发现有很多人围着自己的拉法不停拍照拍视频。

    “呃,我还是低估了拉法的魅力啊!”

    苏诚苦笑了一下,走了过去。

    “小姐,麻烦你让一下。”

    苏诚对着正轻轻倚靠在车子旁的彭莹莹说道。

    看到居然是刚才在餐厅里吃饭的那个小哥,彭莹莹愣了愣,紧接着露出一丝不满的神色。

    “你要拍照也先等我拍完吧。”

    “谁说我要拍照?”

    苏诚哑然失笑。

    “不拍照你要干嘛?”

    彭莹莹一愣。

    “我要走了呀,你挡着我了。”

    苏诚淡淡地说道。

    “你要走就走呗,非要从这里过去吗……”

    彭莹莹刚要抱怨,可话还没说完,便看到苏诚拿出车钥匙。

    刚开始看着还像是一把电动车钥匙,但当车子有反应的时候,彭莹莹瞬间懵逼在原地。

    拉法车门打开,宛如展翼的火焰鸟。

    苏诚进入驾驶位,便开车离开了。

    “我刚才就说了,这辆拉法是一位捡破烂的小哥哥开来的,你们偏不信!”

    “哎呀,刚才忘记上去加小哥哥的微信了!”

    “唉,我要是有这样男朋友就好了,其实开什么车不重要,我只是单纯喜欢会单手开法拉利的男人而已……”

    围观者免不了一顿议论。

    不远处,彭莹莹站在那脸色阵白阵红,尴尬无比。

    这真的是刘哥口中的那个愣头青年吗?

    开着几千万的顶级超跑?

    在看看旁边附近的一辆白色奥迪A4,彭莹莹心中百味陈杂。

    这是西装男刘哥的座驾。

    跟那辆火凤凰一般的拉法对比,简直如同麻雀一般微不足道。

    刘哥的话犹在耳边。

    那个小哥真的是第一次进这种高档餐厅?

    他真的不懂菜品搭配?

    或者说,人家需要知道吗?

    不知为何,此刻的彭莹莹,只觉得很可笑。

    “莹莹,你怎么了?”

    西装男发现,彭莹莹打了个电话回来后,就显得魂不守舍。

    “哦,没事……”

    彭莹莹敷衍了一句。

    原本美味可口的饭菜,现在只觉得味如嚼蜡。

    杯中的红酒,也只剩下酸涩,甜味不知道哪去了。

    “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事?如果有什么困难可以告诉我,说不定我能帮得上忙?”

    西装男关切道。

    “真的没事。”

    彭莹莹强笑道。

    她心里却在低语:我想坐在拉法的副驾驶上,你帮得上吗?

    “好吧……服务员,买单!”

    两人都没有什么心情继续吃下去,西装男只能无奈结账。

    “先生,您一共消费了一千八百五十块,请问您用什么方式支付?”

    服务员问道。

    “哦,我这里有你们的优惠券,你看看。”

    西装男拿出了一张优惠代金券。

    “好的,这张优惠券可以抵扣两百元,一共收您一千六百五十元。”

    服务员微笑道。

    “不能优惠一些,去掉零头?”

    西装男问道。

    “不好意思先生,您已经使用了优惠券,是不能再享受其他优惠的。”

    服务员笑容不变。

    “那算了,刷卡吧。”

    西装男将一张信用卡递过去……

    彭莹莹沉默地看着这一切。

    不知为何,突然很想笑。

    不是开心的那种笑,连她也说不清楚,好像是生气,憋屈,羞愤,嘲弄……

    刚才那位开超跑的小哥,自己一个人吃都花费了四五千吧?

    他们两个人,还是在点了一瓶六百多红酒的情况下,却连人均一千都不到?

    结账的时候用代金券就不说了,还想省个几十块零头?

    这就是她认为成熟稳重的刘哥?

    “莹莹,我们走吧。”

    两人一路无话,走进了奥迪车里。

    “莹莹,我看你刚才喝了点酒,好像不太舒服?要不我在附近给你开间房,让你好好休息一下?”

    西装男装作一脸关心地问道。

    按照他的想法。

    接下来妹子肯定是轻轻点头,或者直接默认。

    等到了酒店后,他再好好安慰一番……

    不过。

    妹子似乎比他想象中还要开放。

    只见彭莹莹转过俏脸,微微一笑,反问道:“怎么,你想开房?”

    “我也是担心你身体不舒服,想开个房给你休息……”

    西装男表面还在关心询问,但眼中的喜色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跟你妈开去吧!”

    西装男话还没说完,彭莹莹已经夺门而出。

    “砰”的一声,还重重地甩了一下车门。

    车里。

    只剩下脸色难看得如同猪肝,仿佛吞了只绿头苍蝇一般难受的西装男。

    ........

    晚上九点。

    法拉利的轰鸣响彻了整个小区,顿时间无数的窗户都打开观看是啥情况。

    当众人透过窗户看到那辆超跑的时候,无一不在嘴里骂一声有钱的傻13。。。

    没办法,谁让你丫的这么有钱呢。

    有钱没啥,有钱你还出来装13,那就是你的不是了。

    “没车位啊。”

    苏诚在小区开了一圈,才发现没有地方停车。

    他住的是城中村,由于回来的比较迟,别说车位,有空隙的地方都被停满了。

    再说,几千万的拉法,停在这种地方苏诚也不大放心。

    倒不是怕被偷,而是一些熊孩子很调皮,到时候弄花了可不好。

    无奈之下,苏诚只好将拉法停在了附近的酒店门口。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看来要找个有独立车位的房子了。”

    现在苏诚完全有能力租一个更好的房子,甚至也想过干脆买一间。

    不过手头上只有三百万。

    “看来还要再多做一段时间苦力才行。”

    苏诚自嘲般笑了笑。

    步行回到家中,洗漱完毕,他便躺到了床上。

    痛痛快快的睡了一觉。

    第二天早上。

    苏诚简单的吃完早餐,就兴致满满的出门了。

    “走喽,维持蓉城的清洁美丽,我义不容辞!”

    骑上三轮车,苏诚大手一挥,如同开着摩托一样,风驰电掣般,开向了枫林街。

    半小时后。

    两侧的景象缓缓发生变化,行人逐渐变少,一排排枫树出现在四周。

    “到了。”

    看了看周围,苏诚满意地点点头。

    之所以要选择枫林街,就是因为这条街是蓉城的富人区之一。

    消费自然也高,能够捡到高档的废品概率自然会高许多。

    昨天捡了一天之后,苏诚就得到了一个规律。

    越是高档的废品,相应的奖励就越丰厚。

    如果能够多捡一些高档废品,那么一天赚个几百万也不是不可能。

    “那就开始吧!”

    满地的枫叶望不到头,在苏诚这里就是数不清的财富。

    说干就干。

    苏诚将三轮车停在了路边,背着编织袋,直接开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