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世界首富从捡破烂开始 > 第52章 052.我饿了!
    “什么?你?!”

    老西医瞪大眼睛,冷笑道:“柳先生,这是在开玩笑吧?居然请一个毛头小子看病?”

    “这也太草率了,柳老爷子可经不起折腾了!”

    “是啊,柳先生你要三思啊。”

    柳志忠闻言,顿时怒了。

    “难道你们有更好的办法吗?”

    众人立马闭嘴。

    他们绞尽脑汁,却依旧无效。

    老爷子已经是病入膏盲,无药可治。

    苏诚走上前,与老妇人对视一眼,老妇人温柔一笑。

    旋即。

    苏诚扭头看向老爷子。

    只是看了一眼,便轻轻一叹,柳志忠的心顿时吊起。

    “要不,先给老爷子吃颗糖?”

    苏诚忽然说道。

    吃糖?

    这是什么鬼操作?

    柳志忠发懵,老妇人不解,老西医和其他几个医生皆是露出古怪神色。

    “苏神医,你刚刚.....在说什么?”

    柳志忠眉头皱起,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苏诚笑了笑,在兜里掏出一颗乌漆嘛黑的药丸,呈现在众人面前。

    “老柳,你没听错,想要治好老爷子,先得吃颗我特制的糖。”

    苏诚拿出的糖丸自然不是真的糖,而是雄风丸。

    这东西虽然是用来重振男人雄风的,但它还有一个功效。

    那就是可以暂时提高人的活力,以助于接下来的针灸疗法更加顺利。

    说着,苏诚便要给奄奄一息的老爷子喂糖。

    “慢着!”

    “简直胡闹!”

    旁边的老西医和两个资深医生忍不住了,赶忙阻止苏诚。

    苏诚抬头看去,皱眉道,“您是哪位?”

    老西医绷着脸,用训斥小孩子的语气怒声道:

    “我是市二院的院长,你这小娃娃到底是谁,柳老爷子全身器官衰竭。你居然还敢喂他吃糖,是想要害死他吗!”

    “二院的院长怎么跑来一院了....”

    苏诚小声嘀咕一句。

    “就是,李院长说得对,小伙子你以为你手中的是灵丹妙药啊。还吃糖,异想天开!

    “柳先生,你请来的‘神医’靠谱吗?”

    三人齐齐对苏诚的做法提出了质疑。

    被接连批斗,柳志忠内心也不禁有些动摇了。

    毕竟他只是在病人口中听闻苏诚的神奇医术,但是并没有亲眼见过.....

    这颗黑漆漆的药丸吃下肚真的不要紧吗?

    苏诚望着柳志忠,见他迟疑不决,心中暗叹,果然强者的世界不被凡人理解啊。

    晃了晃手中的雄风苏诚问道:

    “老柳,要不要吃这颗糖你来决定,但是我先说清楚,老爷子的病已经拖不起了。”

    “过了今天,就算是我也没有办法。”

    柳志忠听了,心中更加焦虑。

    而李院长等人也适时的闭上了嘴巴。

    苏诚所言不虚。

    如果没有奇迹发生的话,柳老爷子恐怕真的挺不过三天。

    气氛瞬间变得沉闷起来。

    就在这时,老妇人发话了。

    “小伙子,你这颗糖有什么奇特之处吗?”

    她的声音很温和,听在苏诚耳史仿佛和煦的春风拂过。

    苏诚转身看向这位气质尊贵且令人亲切的老妇人,认真说道。

    “老奶奶,这颗糖可不是普通的糖......”

    “老爷子身体器官在急速衰竭,当下最重要的是先弥补元气,吊住一条命,我才能再好好诊断。”

    “林老,这年轻人的话只可信一半,我行医数十年,从未见过有短时间能弥补大量元气的药物,林老要慎重啊!”

    李院长在一旁劝说道。

    李院长口中的林老自然是柳志忠的母亲,她名为林茹。其背景即便是老西医也得称呼一声林老。

    “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小伙子你就试试吧,死马当作活马医。”

    林茹忽然说道。

    “林老,你可要三思啊!”

    李院长再次劝阻,苏诚听得都有些烦了。

    “李院长,你是不是看我不顺眼,我偷你家大米了吗?”

    李院长被苏诚反怼,却一脸悠然道,“小伙子,这就恼羞成怒了?我这是对事不对人。”

    “老顽固...”

    苏诚小声bb....

    “你说什么?”

    “我说,老对了。”

    “哼!”

    一老一少看对方越发不顺眼。

    “好了,别吵了,小伙子。”

    “林奶奶,我叫苏诚。”

    苏诚温和一笑。

    “小苏,你就来治一治吧。”

    林茹温柔笑道,她第二次发话,这次没人敢反对了。

    “好嘞!”

    苏诚将药丸送进柳老爷子口中。

    雄风丸入口即化。

    然而药效发挥还得一段时间。

    “接下来我们得等等了,老柳有吃的吗,饿死我了。”

    苏诚坐在一旁,摸着肚子说道。

    柳志忠却像是没听到苏诚的要求一般,一脸迷惑:“这,这就完事了?”

    要是吃颗糖就行了,那还给不给其他医生活路了。

    “当然不行,至少要等一个小时。”

    说着,苏诚从一旁的编织袋中取出装有银针的盒子。

    他打开木盒,露出长短不一却闪烁银光的银针。

    李院长看着苏诚手中的一堆银针脸皮一颤。

    “你这是做什么,针灸?”

    苏诚懒懒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李院长居然认得针灸,佩服佩服!”

    李院长自然听得出苏诚在挖苦自己,呵呵笑道:“小娃娃,那我就拭目以待了,看看你怎么折腾。”

    说罢,便坐在一旁,端起茶杯浅酌慢饮。

    态度很是嚣张啊。

    苏诚却不以为意,只是一眨不眨地凝视着柳志忠。

    “老柳?”

    柳志忠正盯着监护仪上的心率变化,莫名地看了一眼苏诚。

    “咋了?”

    “我饿了。”

    “饿了?哦哦哦!我马上去给你弄吃的。”

    柳志忠这才反应了过来,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跑出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