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世界首富从捡破烂开始 > 第176章 176.哥哥你真的行么?
    “大叔,那个要不我来给你看看病?”

    苏诚忽然说道。

    “小兄弟,你走吧。”

    大婶似乎没有听到,转身要送苏诚出去。

    下一秒她忽然反应了过来。

    瞪大眼睛道:

    “你,你刚才说什么?”

    苏诚微笑着道:“我说,要不我来给大叔看看病吧,我会点医术。”

    “小兄弟,大婶知道你是好意,但这时候你就别添乱了。”

    大婶摇头道,她以为苏诚是在开玩笑。

    床上的李强也是勉强一笑,算是谢过苏诚的好意。

    苏诚轻叹道:

    “大婶,大叔,我可没有开玩笑,大叔你这瘫痪,我觉得我能治。”

    说着,从兜里拿出一盒银针。

    看到苏诚拿出这盒银针,似乎真的像是那么一回事,李娟停止了抽泣。

    她看向这个好看的大哥哥,眼神里充满着疑惑和好奇。

    以及,那么一丝丝的希望之光。

    “针灸?”

    大婶看到盒子的银针,叹气道:

    “小兄弟,针灸我们早就试过了,没用的。”

    苏诚微微一笑。

    “大婶,我要是治不好大叔,那大叔这腿谁也看不好。”

    “你这吹牛的功去跟谁学的,要是有这本事,你还出来收破烂?”

    大婶撇嘴道。

    “大婶,或许你不信,我身价亿万,房车不缺,出来收破烂就是体验一下生活。”

    “呵呵,大婶我真不信。”

    经历过太多失望的大婶,对丈夫的病已经不抱希望了。

    “好吧,小兄弟,那你就试试吧,再槽糕也比现在强。”

    李强倒是很豁达,原意一试。

    苏诚舒了口气,一脸笑意地说道;

    “大叔,那我就开始了啊,小妹妹,你先站到一旁。”

    李娟擦了擦眼泪,赶紧站了起来。

    “哥哥,你真的行吗?”

    苏诚闻言表示无语。

    他很想告诉小妹妹,永远不要问男人行不行,这是对一个男人最大的侮辱。

    苏诚没说什么。

    直接将李强翻过身来,告诫李强不要动弹。

    九阳玄针配合伏羲八卦针灸十二式,分别在李强的腰部,大腿,膝盖以及脚底扎针。

    一套针共有八十一根。

    全部扎满。

    李娟和大婶在一旁屏住呼吸,禁不住眯起眼睛。

    这简直要了密集恐惧症的老命。

    针扎完,苏诚鼻间已经沁出汗珠,但是他没有停下。

    捻着针尾徐徐转动,手指间竟然有热气蒸腾而出。

    李娟和大婶简直看呆了。

    这也太玄幻了吧。

    一时间。

    两人看向苏诚的眼神变了。

    这个收破烂的小哥,真的不简单!

    此时。

    李强忽然感觉脚底麻麻的,像是有电流窜过。

    他眼睛顿时瞪大:

    “我······我的脚,有······有感觉了,”

    “别动!”

    苏诚斥声道,极具威严。

    李强闻言,竟然真的身体一僵。

    但他心中已经信服这个小兄弟真的可以救他!

    苏诚期间一共转动了十根不同部位的银针,时间竟然持续了一个小时左右!

    这一个小时,他的站姿丝毫没变,只是额间大汗淋漓。

    李娟乖巧的拿毛巾给他擦汗。

    终于。

    苏诚完成了所有针灸。

    拔出最后一根银针的时候,他眼前险些一黑晕了过去。

    “神医兄弟,你没事吧!”

    大婶赶紧将他扶住,递上一杯热水。

    苏诚摆了摆手,深吸一口气,问道,“大叔,你试试动一下。”

    李强却没有反应。

    “大叔?”

    苏诚使劲拍了一下李强的膝盖。

    “啪!”

    李强的膝盖一弹,险些踢到苏诚额头。

    李强艰难转过躺得有些僵硬的身子,惊愕地晃动着两条腿,目中流露出惊喜之情。

    “我······我能动了!我的腿好了!”

    李强下床。

    在地上尝试走了几步,顿时摔倒在地,但是他的腿真的可以走了!

    所谓针灸一出手。

    走路抖三抖。

    苏诚每次给人治病,都是治好别人,累虚自己。

    现在别说走路抖三抖,根本抬不动步子了。

    苏诚赶紧在编织袋中拿出体力恢复药水猛灌了一口,这东西他都积攒好几箱了。

    半瓶下去,苏诚顿时感觉精神抖擞。

    此时的李强双腿恢复了知觉,当真是阴霾尽扫,看着苏诚的眼神简直跟见了活菩萨一般。

    噗通!

    李强居然冲苏诚跪了下来。

    苏诚吓了一跳,这简直是折寿啊,赶紧弯腰扶起李强。

    “小兄弟,不,神医!你就是我李强的大恩人,也是我李家的大恩人啊!我给你跪下了!”

    李强热泪盈眶,大婶和李娟也激动的落泪。

    苏诚摇头道:“大叔,这都是我们行医的分内之事,您快起来,这会折我寿呢!”

    “不行,我家报不了你的恩情,就让我磕几个头吧!”

    “大叔,我又不要钱,也不需要您感恩,您只需要好好打工继续养家,不要让儿女辍学就好。”

    苏诚手臂用力,将李强硬生生扶了起来。

    李强紧紧握住苏诚的手臂,感激之情无以言表。

    苏诚很不习惯这种状况,笑呵呵说道:

    “大叔,你病好了,我也该走了,我还得继续收破烂呢。”

    不等李强反应过来。

    苏诚便逃也似的往院子外跑。

    “神医,别走啊,留下来吃饭吧!”

    李强上前就要去追。

    但是腿才刚恢复,一下没踩稳,差点摔倒。

    “小娟,还不快去追咱们的大恩人!”

    李娟错愕点点头,赶紧追了出去。

    小巷子里。

    “哥哥,等一下!”

    李娟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一把拉住苏诚的三轮车。

    苏诚无奈,回头撇了撇嘴。

    “小妹妹,你那些书我可不能收了,不然你爸得揍我。”

    李娟嫣然一笑,摇头道:

    “哥哥,你想收我也不会给了,不过,你可不能就这么走了,我爸说要好好答谢你一下。”

    苏诚下车走上前,拒绝道:

    “答谢就算了,你爸不容易,回去好好学习,考上个好大学让他高兴高兴。”

    “嗯呢,哥哥,我一定会的!对了,哥哥,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还有以后我想报答你该怎么找你。”

    李娟乖巧地问道,双手交错在小腹前,看起来有些腼腆。

    苏诚犹豫了会,笑道:

    “我叫苏诚,小娟,你把手伸出来。”

    李娟啊了一声,乖乖伸出右手。

    “啪!”

    苏诚在她手心一按,嘴角噙笑道:

    “好了,我的名片给你了,一会再看,有麻烦的时候就拨打123456这个号码,就可以找到我了。”

    “喔······”

    李娟呆呆地点了点头。

    说罢。

    苏诚转身踏着小三轮就往外走。

    小狼狗冲着李娟叫了一声,摇着尾巴紧追而去。

    几秒后。

    李娟低头看向手里的卡,登时再次怔住了。

    这哪里是什么名片,而是一张银行卡!

    “123456············”

    李娟默默念道,不禁笑出声。

    自己可真傻。

    哪有六位数的电话号码,这明明是银行卡密码。

    五十万对苏诚来说只是个小数目,但却可以解李强一家一时之急。

    虽然没收到破烂,不过做了件好事,苏诚还是很开心的。

    “回收!回收洗衣机,电冰箱,废弃手机!”

    大喇叭一刻不闲的嘶吼着。

    但是过了十几分钟都没人回应。

    苏诚有些心累。

    被路人当作猴子一般看,能不心累吗?

    “汪,小子,刚刚你也算是救了一家人,日行一善,难得难得。”

    “呵呵,狗子,我做的善事多了去了,比如收留了你。”

    小狼狗罕见的夸了一句苏诚。

    苏诚丝毫不买账。

    “汪,忘恩负义啊。”

    小狼狗跑累了,一跃上了车斗。

    但随后它便呆住了。

    在那个大爷家里收的破烂去哪里了?

    它望着苏诚的背影,只觉这个家伙真的很神秘。

    “汪,你这个年纪为什么不找个女朋友呢,不缺钱还有房,古人言,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小狼狗趴在车里,聊起八卦来。

    苏诚呵呵道:“收破烂多自在,找什么女朋友,没有强大的心脏坚决不要找。”

    小狼狗:“所以?”

    “我心脏很强大,但是我就是不想找。”

    小狼狗舌头惊得耷拉了出来。

    “汪,那以后就让我和小妹陪你作伴吧,不用感激本汪。”

    小狼狗晃动尾巴,做出一副乖巧样。

    “感激个毛,你倒是叫声主人啊!”

    小狼狗吐着舌头散发热量,同时怒道:“汪!你这是强狗所难,不尊重狗权,鱼肉犬王!”

    苏诚很想回头给它一巴掌,但眼角余光却看到路人在用怪异的眼神看自己。

    “这人有病吧?居然跟狗对叫起来了。”

    “孤独的拾荒者,可怜啊。”

    “这么年轻就出来收破烂,肯定是家境贫寒。”

    “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啊。”

    苏诚:“························”

    路人的评价各种各样,苏诚听得脸都黑了。

    狗不嫌家贫,我可去尼玛的吧,爷家里的狗窝都比你家大·····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飞一般的从苏诚身边穿过。

    苏诚甚至感觉到自己脸上都被刮得生疼。

    “谁呀,大白天赶着投胎啊!”

    苏诚望着头也不回的白衣身影,嘀咕道。

    “抓小偷啊,快抓小偷!”

    一声声呼喊从身后传来。

    苏诚马上回头看去。

    只见几个年轻男女在向这边追来。

    苏诚登时明白刚才的人是谁了。

    “狗子,看住车!”

    说完,苏诚整个人像箭般射了出去。

    小狼狗被这极速惊得整个身体都向后仰,嗷呜一声怪叫。

    “汪,居然比狗还跑得快!”

    眨眼间,苏诚便追上前面疯狂逃命的小偷,也看清他手里确实有一个包包。

    而白衣小偷也察觉到了身后有人,扭头看去。

    苏诚笑眯眯的迎了上去。

    “兄弟,累不累,歇会吧。”

    白衣小偷也就二十多岁。

    看到苏诚不紧不慢的跟了上来,大喊一句“我草”,脚下再度加速。

    “兄弟,你别跑啊!”

    苏诚轻轻松松又跟了上来。

    两人这么一追一逃,白衣小偷感觉自己肺都快跑炸了。

    “哥,多大仇啊,追了我五里地了都!”

    白衣小偷累趴在路边,再也跑不动了。

    苏诚单手揣兜里,一手将白衣小偷提溜了起来,嘿嘿笑道:

    “见义勇为懂吗,我最恨你们这帮小偷了,年纪轻轻不学好!”

    说着就带他往回走。

    “呼,呼!哥,你是警察吗?”

    小偷艰难地说道,他的气到现在都没恢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