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世界首富从捡破烂开始 > 第251章 251.一棍之威!
    “奶奶,是我哥他不小心碰倒了墙,你别怪他。”

    苏小蝶率先用锅,苏诚瞪大了眼睛。

    这死丫头上一秒还在感恩戴德,下一秒就往死里坑他哥!

    “奶奶,是,唔············”

    苏诚刚要解释,就被妹妹捂住了嘴巴。

    ····························································

    中午时分。

    “不把墙修好,你们别想吃饭!”

    奶奶提着食盒,对院子里协力合作砌墙的兄妹俩放了句狠话,便匆匆走开了。

    “小蝶,奶奶这是要看谁去啊?”

    苏诚有些疑惑。

    苏小蝶闻言,脸色不大自然。

    支支吾吾道:“哈,我也不知道,哎呀,奶奶做事从来我行我素,怎么会告诉我呢?”

    “呵呵,你们两个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从实招来!”

    苏诚冷哼道,忽然拿满是泥土的手在苏小蝶脸侧一抹,瞬间苏小蝶成了大花脸。

    “啊!哥,你过分!”

    苏小蝶飞起一掌,抓向苏诚的脑袋,苏诚顺势一躲,这一掌直接打在了刚砌好的半面墙。

    “砰!”

    墙再次倒塌。

    苏小蝶尴尬一笑。

    下一秒,她脚下一个起跳,便到了五米外,一溜烟就跑了。

    “我去找小美玩了,哥,你好好努力啊!”

    苏诚一脸无语,这妹妹不能要了。

    看着院子里的烂摊子,苏诚不禁陷入了沉思。

    是我没钱买房子,还是我喜欢受这个累?

    都不是!

    奶奶发话,哪敢不从!

    “呦,苏小子,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村里的王大爷扛着锄头路过,手里还提着刚丛地里摘回来的黄瓜西红柿。

    苏诚所在的村子叫做游光村,都说游光村的蔬菜好,在天南市都是出了名的。

    以前苏诚家里也种地,不过自从爷爷去世后,便不再种地了。

    此时看到王大爷手中的蔬菜,勾起了苏诚不少回忆。

    “前两天刚回来,王大爷,今年又有好收成啊。”

    苏诚笑着说道。

    “哎,还是老样子,好菜没人买啊,这不还不如自己家消化呢。”

    王大爷语气里有一丝无奈。

    “大爷,要不留下来坐坐,咱爷俩唠唠嗑?”

    苏诚热情邀请道。

    王大爷扫了一眼苏诚身旁的水泥和石砖,以及倒塌的半面墙,顿时有些尴尬了。

    “呵呵,不了,你慢慢砌啊,大爷我先走了,哎,这天儿,也太热了。”

    王大爷戴着草帽叹着气,溜得飞快,生怕苏诚留他下来干活。

    “哎,人心不古啊,以前好心热情的村民都去哪里了?”

    苏诚望着王大爷消失的背影,暗自感叹。

    就在他准备开始干活时,一道急促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诚哥,你怎么还在这蹲着,有人要拆你婚房了!”

    苏诚被这道声音震得耳膜疼,歪头看了过去,却是黄永强。

    “啥玩意儿?拆我的婚房?”

    苏诚一副你在开什么玩笑的表情,不明白黄永强在说什么。

    黄永强快步走来,指着村西口急道:

    “哎呀诚哥,就是你爷爷的那套房子,现在有人准备强拆了!”

    “我爷爷的?”

    苏诚眨了眨眼睛。

    好一会儿,才想起的确有这么一套房子。

    当初爷爷病危,临走前曾经留下口头遗嘱,将他的那套房子留给了苏诚一家,而三十万存款,则分给了大伯二伯两家。

    这份口头遗嘱是游光村老村长去妇在场证明过的,法律也承认,当时大伯二伯家也没有反对。

    毕竟,那时候房子不怎么值钱。

    后来苏诚也没怎么去关注这件事,只是听奶奶跟自己说过,婚房的事你不用操心,只管给我把孙媳妇带回来就好。

    难道奶奶说的婚房,就是爷爷留下来的那套房子吗?

    不管真相是什么,拆迁总得阻止。

    苏诚二话不说,跟着黄永强就往村东口跑去。

    ··········································

    村东处。

    一架挖掘机直接开到村东口的一处房屋旁,这里是村西最边缘的一家,但是却紧靠公路。

    从这里便可以直接上高速。

    挖掘机旁还有一辆宝马车。

    一个戴墨镜梳着大背头的年轻男人走下车,望着眼前这个略显老旧的宅院,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王总,您确定可以拆吗,这回那个疯婆子再冲出来怎么办?”

    挖掘机驾驶员老窦,毕业于某翔挖掘机技术学校。

    技术过硬,开挖掘机几十年从来没有失过手。

    但这一次却心惊胆战。

    只因为这次的雇主很不靠谱。

    事实上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

    之前也要拆房,但是都被房主李芳给拦下了。

    王成递上一根香烟,脸上堆笑道:

    “窦师傅,你尽管推,这套宅子苏意那小子可是早就抵押给我了,还不了钱,那这房子顺理成章就是我的。”

    “李芳那婆娘今天就算站在挖掘机面前,你也只管推,听清了吗,窦师傅?”

    老窦猛吸一口烟,眉头却紧紧皱起。

    “可是,您也不需要将它推倒啊,这么好的房子,我看里面都装修好了。”

    王成呵呵一笑,摇头道:

    “这你就不懂了,我是个商人,赔钱的事情从来不干,这套房子装修再好跟我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

    “我就是看中了它的地段,推倒它,在这里修个汽车维修厂多划算,利益可以翻上几十倍!”

    老窦点点头,嘿嘿一笑,露出一口黄牙。

    “成!趁她没回来,赶紧推!”

    说罢,他叼着烟,操纵驾驶杆向面前这套宅院开去。

    这时,游光村的很多村民都围了过来。

    “造孽啊,这个姓王的又来了,非要拆了这座房子不可吗?”

    “没有办法,苏老爷子没了之后,苏家就散了,老大老二现在吃里扒外,良心都被狗叼了。”

    “天道好轮回,这老大可不就遭报应了,出了车祸,躺在医院都半个月了,据说都成植物人了。”

    “哼,人家芳姐不计前嫌,借他家钱,还上医院照顾,就这样了他儿子还不忘坑芳姐,把人家孙子的婚房给抵押了!”

    “呸,真特么不是东西!”

    “····································”

    人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但就是没人主动阻止。

    只因王成手上不仅仅有抵押合同,还多了一份书面遗嘱,证明苏老爷子生前有将房子产权交给老大一家!

    再加上这是苏家的家事,谁也没办法掺和。

    就在挖掘机将要推倒宅子的墙壁时,一道喝斥声忽然从远处传来。

    “给劳资住手!”

    苏诚疾速跑来阻止。

    “是李芳的孙子,苏诚!”

    “他啥时候回来的?”

    “太晚了,唉!”

    村里人立即认出了苏诚。

    “窦师傅,别管他,给我推!”

    眼看就要迈出胜利的一小步,王成岂能让人搅和?

    赶紧催促老窦动手。

    老窦也不含糊。

    铲斗高举,眼看就要砸下来。

    远处苏诚看到这一幕,情急之下,掏出一米长的如意重力棒,直接扔了过去。

    “给我来五吨的重量!”

    如意重力棒像一根烧火棍,砸向了挖掘机的铲斗。

    周围的人看到苏诚抛出去的棍子,皆是失笑。

    这顶个毛用啊?

    王成更是在远处嗤之以鼻。

    这人莫不是在搞笑?

    下一秒。

    仿佛没有发生任何变化的如意重力棒,与窦师傅的铲斗撞在了一起。

    “切。”

    窦师傅冷笑,丝毫没有在意。

    “咚!!!”

    紧接着,犹如洪钟大吕的声音陡然响起,仿佛晴天霹雳!

    人们捂住耳朵的同时,震惊地看到面前的挖掘机本来可以推倒墙壁,但是偌大的铲斗,突然间从高空掉落了下来!

    这还没完。

    挖掘机的驾驶舱更是像失去了控制,居然在原地打起了转!

    拥有几十年挖掘机经验的老窦彻底惊住了。

    挖掘机旋转台此时俨然化成一只陀螺,旋转不停!

    一旁的王成反应很快,在铲斗掉落的一刹那便一个驴打滚钻进了人群中。

    “轰!!!”

    价值几十万的宝马随即被失控的挖掘机扫中。

    直接报废。

    王成心都要碎掉了!

    众人看到这一幕,皆是目瞪口呆。

    不敢相信,这竟然是苏诚一根铁棍造成的?

    感受到众人诧异的眼神和自觉远离的脚步,苏诚表示也很吃惊。

    如意重力棒也太给力了吧!

    不过他又得到一个结论,如意重力棒变长一定也会变重,但是变重却不一定要变长。

    此时它正无辜的躺在挖掘机脚下,众目睽睽,苏诚也没办法将它隔空摄来。

    驾驶舱里的老窦终究不是新手。

    遭遇这种突变,尽管几乎晕菜,还是竭力控制驾驶杆。

    在旋转十三圈后,终于将挖掘机停了下来。

    一出来,便使劲狂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