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世界首富从捡破烂开始 > 第274章 274.师姐你居然在做家务?
    “唳!”

    一只老鹰展翅翱翔,却忽然惨叫一声,背上不知道被什么东西踩了一脚。

    山林中小松鼠在树枝上嬉戏玩耍,忽然间其中一只的尾巴被无形之物抓住,倒挂在空中飞驰而去!

    苏小蝶摸着怀中瑟瑟发抖的小松鼠,轻轻安抚。

    半个小时的时间。

    她已经绕着天南市转悠了一圈!

    这时。

    顾晓晓从悲伤的梦中醒来。

    走到窗边打开窗户,希望可以驱散胸口的闷气。

    “哥,你真的走了吗?”

    顾晓晓穿着粉色睡衣,晨风吹动,令她的身体显得更加单薄。

    “吱吱!”

    墙角下一只松鼠不知何时出现,小瓜子抱着一颗松果冲顾晓晓小声叫道。

    顾晓晓先是一惊,而后呆滞的目光中出现了一丝灵动。

    “小松鼠,你是从哪里跑出来的?”

    顾晓晓勉强一笑,俯身伸手便想把它抱起。

    小松鼠却一溜烟跑开了。

    顾晓晓轻轻一叹,心道:

    连松鼠都不想理我了············

    就在她想要直起身子时。

    一只手凭空出现,抓住了她的手掌。

    “顾小妞,要不要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苏小蝶骑着魔法扫帚显现出身形,笑嘻嘻道。

    ······························

    苏诚发现游光村的村民是真懒,都九点多了,咋大街上几乎没啥人呢?

    这和他印象中的村子很不相同啊!

    丢了几万块钱给几个想揍自己的人之后,苏诚开始观察研究起来。

    “刺啦刺啦············”

    前面一户人家大门敞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拉着破旧的行李箱,不知道要去往何处。

    一个村的,苏诚当然认识,这便是李婶的儿子,何有柱。

    “妈,那我走了啊,咱们手机联系!”

    何有柱回头叮嘱道。

    李婶走了出来,脸上满是不舍。

    “柱子,咱们不能不去吗?到城里打工也挣不着多少钱。”

    “妈,咱们一家五口就指望着那几亩地,但是今年是真的不行啊,城里原先那些固定的批发市场,都不愿意收咱们村的菜,没收入咱们也不能光耗着啊!”,何有柱轻叹一生,摇头道。

    “妈,我和亮子他们已经说好了,今天一起去,您就放心吧。”

    李婶失望的点了点头,对此她也无能为力。

    苏诚将他们的对话完完整整的听了下来,脑筋一转,便想通了问题所在。

    归根究底在于今年蔬菜的质量下降。

    他虽然解除了蔡明留下来的化生骨,但是游光村的田地,早已被化生骨毁得失去了原本的营养成分,种出来的蔬菜自然无法和以前相比。

    这也使得游光村的蔬菜之村的名气受到严重的冲击。

    “看来又到了我表演的时候了。”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苏诚认为自己有必要带领游光村雄起。

    “咳咳,柱子哥,这是要去哪啊?”

    苏诚隔着老远打招呼道。

    何有柱看到苏诚,神色顿时一怔,目中露出敬畏之色。

    要知道那天他可是围观过苏诚当众把一架挖掘机给当陀螺玩!

    虽然有点夸张。

    但是苏诚那天的霸气,还是震住了不少村民。

    苏诚现在,俨然成为游光村第一猛人!

    “啊,是苏老弟啊,我这不是准备进城打工吗,你这是············”

    何有柱疑惑的看着苏诚脚下的三轮。

    “啊,我这不是闲着没事干吗,出来收点破烂,补贴家用。”

    苏诚笑呵呵的回道。

    何有柱闻言,心里打一万个不相信。

    “老弟你可别开玩笑了,你在外面可是赚了大钱的人,豪车都开上了,还出来收破烂,逗我呢?”

    何有柱转身就要走。

    苏诚错愕。

    以前咱装亿万富翁没人信,怎么现在装穷也没人信了?

    “等等,柱子哥,你这大老远去城里的,这点心意你带上。”

    苏诚叫住何有柱,拿出提前取出来的一袋子蔬菜。

    何有柱怔了怔,接了过来。

    他看着袋子里翠绿欲滴的黄瓜和西红柿,疑惑道:

    “这是?”

    “我种的,你尝尝?”

    苏诚自信一笑。

    “苏家小子,你骗谁呢,你昨天才种的菜,今天就熟了?你李婶可不是好蒙的!”

    李婶直接戳穿苏诚的谎言,白了他一眼。

    苏诚讪讪一笑。

    “李婶,这是我在蓉城弄出来的,昨天刚邮寄回来,真的是我种的。”

    “啧啧,你别告诉李婶你上个大学出来,在蓉城是去种地去了,我看你这是在蓉城买的蔬菜吧,上面是不是都是农药?”

    李婶狐疑道,对苏诚给的蔬菜很不信任。

    “咔噻!”

    一声脆响。

    何有柱已经取出一根黄瓜嚼了起来。

    “哎呀,柱子,你怎么直接吃了,至少要洗一下啊!”

    李婶急了,伸手就要阻止。

    然而下一秒。

    何有柱忽然一愣,身子往后一闪,将手中的黄瓜噌噌噌全部吃光!

    “妈,太,太············”

    何有柱激动地都说不出话来了。

    “太什么?太难吃是吗?我就知道,这小子在城市里能种出什么好东西来。”

    苏诚表示很无语,这算哪门子偏见啊!

    何有柱使劲将口中的菜咽了下去,认真说道:

    “妈,不是,是太好吃了,真的太好吃了!这是我从小到大的吃到过的最好吃的菜!”

    “什么?!”

    李婶十分诧异。

    但看何有柱的模样却是一本正经。

    她不信邪。

    从袋子里拿出一个西红柿尝了尝,一口咬下。

    甘美的汁液入喉、李婶感觉头皮都快炸开了!

    “天呐!好吃!”

    李婶表示,整个人都要升华了!

    何有柱和李婶双目赤红。

    看苏诚的眼神像是要吃了他一般。

    “柱子哥,李婶,你,你们要干啥?”

    苏诚被他们看得心里发毛。

    “苏诚,这些蔬菜真是你种的吗?”

    李婶将苏诚逼到角落,凝视着他问道。

    “是啊,李婶、柱子哥,咱们有话好好说,你们这样整得想要打劫我一样。”

    苏诚深深呼吸了一口气说道。

    “嘿嘿,苏诚老弟,我们没别的意思,就是想问问,你这蔬菜怎么种的,怎么会这么好吃?”

    何有柱脑子活泛,直接从蔬菜的源头问起。

    苏诚整了整衣衫、回到三轮上笑道:

    “柱子哥,想知道怎么种,好说,看到我后面的三轮了吗,把家里的垃圾交给我,我就告诉你。”

    何有柱皱眉。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苏诚点头。

    何有柱和李婶赶紧回家,将家里的垃圾收拾起来,交给苏诚。

    【叮,恭喜宿主捡到烂拖鞋,系统奖励:1万元已到账!】

    【叮,恭喜宿主捡到过期的护肤品,系统奖励:5万元已到账!】

    【叮,恭喜宿主捡到破旧电视一台,系统奖励:15万元已到账!】

    【叮,恭喜宿主············】

    没有特殊奖励,入账三百多万,苏诚觉得收获还行。

    “苏诚,诚哥,现在能说了吧。”

    何有柱期待地问道。

    “很简单,其实是我自己研制出来的一种土壤,类似于化肥,只要在田里撒一些就OK了!”

    苏诚编了个理由说道。

    接着从三轮里拿出一只小黑瓶子,像一个农药瓶。

    “柱子哥,这里面有一些我研制出来的土壤,你拿回去试试,只需要在地里均匀的撒一些就好。”

    苏诚叮嘱道,这里面的土壤自然就是天下第一田中的土壤。

    天下第一田除了种植效果奇佳外,还拥有可以改造普通土壤的功效。

    当然。

    改造过程中会使得土壤中的灵气稀释。

    然而,只是一丁点的灵田土壤都可以让普通十壤发生质的提升!

    “就这个小玩意,能种出那么好吃的蔬菜?”

    何有柱怀疑苏诚又在逗他。

    怎么听都感觉很不靠谱!

    其至可以说是闻所未闻。

    “苏家小子,你在逗你婶子吧············”

    李婶相当不信。

    苏诚轻叹。

    新事物的诞生果然要受到阻碍。

    于是他拿出两万元现金,递给何有柱。

    “这,这是啥意思?”

    何有柱看到这么多钱,心跳都停滞了一下。

    这两万元对他们家来说,可是可以解燃眉之急啊!

    李婶也是满脸疑惑。

    “柱子哥,李婶,这两万元你们拿着,如果种出来的菜不好吃,或者失败了,两万元算是我的赔偿金。”

    “反之,如果成功了。”

    苏诚故意顿了顿。

    “咋的?”李婶追问道。

    苏诚笑眯眯道:“如果成功了,这两万元还是你们的,不过得帮我办件事情。”

    苏诚踏着三轮继续收破烂,留下一脸呆滞的李婶和何有柱。

    “妈,你说苏诚这脑袋是不是秀逗了?”

    何有柱摸着后脑勺禁不住问道。

    “嗯,肯定是出问题了,两万块钱当宣传费,让村民用垃圾换这么个小瓶子,正常人谁能干得出这种事?”

    李婶满脸遗憾的说道。

    “不管怎么样,这笔钱咱要定了,柱子,就按他的说法试试吧,一定要记得洒上小半亩地就行。”

    李婶叮嘱道。

    何有柱看了看手中的小黑瓶子,点了点头。

    苏诚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已经被李婶和何有柱当作精神不正常。

    这一上午,他接着收破烂的名义又和村里修自行车的瘤爷,专门给人牵线搭桥的媒婆三婆婆以及王大爷,分别做了同样的事情。

    四个小药瓶和十万现金送了出去,而他则得到的奖励全部都是现金奖励。

    在几位老人看傻子一般的眼神中,苏诚默默蹬着车回家了。

    “我真的像白痴吗?”

    苏诚禁不住都有些自我怀疑了。

    “没错,师弟,你踏三轮的模样就像个白痴。”

    李幼微优雅地坐在院子里择着菜,抬起头冷哼一声。

    苏诚并未生气,反而一脸惊讶。

    “师姐,你······你居然在做家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