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飘渺真仙 > 第三百零七章 雨夫人
    数个时辰。

    洞穴内,宝光四射,一根十丈长的青鞭,跳落入了林锋寒的手中。

    此鞭玄妙非凡,玄青之身布满了金色纹路,仔细观察那些原本小指粗的柳条,已经根根被林锋寒炼成了发丝般粗细,六千根发丝粗细的细柳匀称的缠在一起,看起来坚韧不摧。

    但让人怪异的是,青鞭竟然仅仅只是愚品上等法宝!

    显然这是林锋寒有意为之。

    在多次使用九天元阳剑时,林锋寒明悟准仙品法宝对真元的消耗,远远要大多愚品上等的金莲神座,简单计算,动用一次九天元阳剑,要消耗林锋寒三成的真元,而使用金莲神座却几乎没有消耗。

    所以林锋寒准备打造一件合适的法宝,以便于任意驱使。

    因此林锋寒再三思量,选择了炼器手法——玄元降品法。

    玄元降品法在《玄元炼器录》中,亦属于最上乘的手法之一,虽然比之三大炼器手法稍微逊色一点,但在林锋寒看来却是整个《玄元炼器录》的精华。

    玄元真人无愧是旷世奇才,他毕生致力研究的目标,却不是炼制高品法宝,乃至仙品法宝,而是如何把高品法宝的威力降低,让低辈弟子也能使用。

    玄元真人所炼制的众多法宝中,多是珍品、上品级的存在,但许多法宝的威力,却都不逊色于愚品和逸品级的法宝。

    “后人无能,空守着玄元真人留下的此等宝库多少岁月!”

    林锋寒喃喃低语,抚摩手中青鞭,此鞭只是愚品上等,威力却不比任何逸品上等法宝差,若非林锋寒对玄元降品法还不够熟练,此鞭阶级就能够降到珍品上等。

    不过此鞭林锋寒只想自己使用,他又不是什么低阶修士,此鞭是愚品法宝,于他来说正好合适。

    念及此,林锋寒便给此鞭定名为,青术鞭。

    之后,林锋寒又用同样的方式,使用最大那棵青天神柳的树身,精练成了一面玄色宝盾,同样是愚品上等,不逊色于逸品上等的存在,盾成之时,林锋寒为其命名为,护元盾。

    直至此刻,林锋寒捏指一算,多日过去,应该是出关的时候了。林锋寒元神微探,发现多宝道人仍然未出关,似乎也在炼制什么法宝,为接下来的事情做准备。

    因此林锋寒思量片刻,暂时也不急着出关,继续研究了一下手中仍有剩余的四棵青天神柳,突然心中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

    “青天神柳,其木本身坚硬无比,用来炼制机关傀儡绝对合适!”

    林锋寒眼前一亮,炼制机关傀儡,亦研究了好一段时间,只是一直以来,都苦于没有多少时间炼制,如今正好尝试一番。

    想到这里,林锋寒心动异常。

    “黄河古道凶险无比,而机关傀儡又威力极大,能够善加利用,于接下来要应付的困局,必然会轻松许多,何不趁此机会,炼制几具傀儡使用?”

    “就算时间不够,能把当初在天厄之地得到的机关傀儡修复,亦是一个不小的助力!”

    念头转头,林锋寒手指摩擦着储存戒指,动手开始炼制。

    ...

    道魔相争历经数载,魔门与魔宗自来势汹汹拿下霜州,便欲以霜洲为据点继续深入南洲,直至彻底霸占整个富饶的南洲大地,方才善罢甘休。

    而道门宗派,岂会留给魔门可乘之机!

    以黄河主脉的一处胜地黄山峡为界,把北洲魔修侵略的步伐给生生的止住。

    道魔以黄山峡为界,久久僵持不下,谁也奈何不了谁,只能三番两次派道始境修士斗法,结果依然是互有胜负。

    今日,据黄河壶口处,远远只见一团黑云乌压压袭来,速度之快,顷刻间距离黄河壶口处不足十里,骤然,乌云飞快的聚拢,犹如一条摇摆的乌龙,落至在某处略高的山头之上。

    乌云散尽时,数位浑身上下飘荡着魔气的魔门修士,显出彼此身形。

    修士共有七人,修为均在道始境之列!

    领头的那位形如十一二的孩童,全身泛青,双目黑丝环绕,两道血纹从眼角勾落,一直延伸到了下巴位置,形象邪戾怪异,说话声音更是沙哑如破鼓。

    周围众魔门修士,没有一位敢露出怪异表情,反而个个神态恭敬,显然以此童马首是瞻。黑瞳子在北洲魔门之地,赫赫有名,乃是四大魔门之一的血魔门的长老,年龄已有千余岁,修为高达道始境四层,血魔门的魔功《化血炼魂术》,早修炼的是出神入化。

    黑瞳子声音嘶哑,“雨夫人,你说你们行海宗的某个典籍中记载,黄河古道就在黄河壶口之处?”

    被老魔所问的乃是一位丰满美妇,此妇名曰雨夫人,行海宗大长老的爱妾,修为已入道始境二层之境。

    雨夫人在黑瞳子面前不敢托大,垂首应下道:“长老,如果不是黄河之水提前爆发,我们行海宗还真把这事给忘了,此次想来,立刻禀告长老,好不要错过这处宝地才是。”

    黑瞳子缓缓点头,说道:“我很好奇,为何你们行海宗会知黄河古道所在?又为何不独自来取?”

    雨夫人风韵身子扭动,直言道:“长老,行海宗曾经有位长老,为求突破寻尽天下江河湖泊,最终依靠功法的特点,在黄河壶口处找到了黄河古道,一番探察之后,最终命丧于此,临死之前,把黄河古道的所在,传讯回了宗门。”

    说到这里,雨夫人似乎在考虑如何能让黑瞳子这位老魔相信,略微停顿片刻后,又继续道:“不瞒长老您,我们行海宗确实对黄河古道无比热衷,先后多次派人来寻,但这里是南洲之地,道门昌盛,最终只是平白的浪费性命。”

    “此次的确是个机会,当初那位长老修为已经达到道始境五层,以他的修为都在黄河古道陨落,而以我们行海宗现在的情况,自然更没有机会了,所以我们行海宗与其冒险求宝,到不如拿出来与大家分享,期望此次寻宝,长老吃肉,我们能喝到一点汤。”

    黑瞳子垂目思索片刻,在判断雨夫人的话中真假。

    行海宗以前在北洲,确实算的上有名望的大派,论实力也就比魔道四宗门也不会相差太多,即便是如今,行海宗依然有数位道始境大能坐阵,在北洲亦属于中等偏上的势力。

    而最让黑瞳子心惊得是,雨夫人称当初闯黄河古道的乃是一位道始境五层修士,最终都含恨陨落此地,他修为不过道始境四层颠峰,怎么与那道始境五层修士相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