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飘渺真仙 > 第三百三十九章 纷纷陨落
    他们想逃,也得林锋寒同意才行。

    林锋寒左手微微的一晃,寒星劫再次闪过,直接出现在一位道始境二层魔门修士身后,猛然刺下。

    那位魔门修士吓得魂飞魄散,也算是拼了命,自爆法宝,借助法宝自爆所产生的力量,勉强抵挡住了寒星劫的攻击。

    然而就在此时,他身后雷鸣闪烁,林锋寒突然出现在其身后。脚下那乾蓝水毒铺天盖地的弥漫而出,将此人给冻成了碎冰,当场陨落。

    看也不看的收了对方的储物戒指,林锋寒右手微微一抬,立刻出现在雨夫人的脑后,啪的一声一掌轰击而下,慌不择路的雨夫人昏倒在地。

    冷笑几声,林锋寒未多加理会,雷遁闪过,林锋寒出现另外一位魔门修士的面前,随手一挥,九天元阳剑将对方给焚成了灰。

    毫不犹豫的收起了对方的储物戒指,林锋寒不紧不慢的朝雨夫人逼了过去。

    雨夫人悠悠转醒,看到随行而来的两位魔门修士已陨落,亡魂皆冒,方圆缩寸就欲逃离。

    可是就在这时候,行走中的林锋寒突然全身紫色的雷光闪烁,唰的一声便出现在雨夫人的面前,挡住了雨夫人的退路。

    雨夫人尖叫了一声,拼命的运起法宝。

    林锋寒嘴角立刻浮现一丝诡笑,道:“你不是很想要乾蓝水毒吗?我给你!”

    无数乾蓝水毒疯狂涌现,飞快的把雨夫人给彻底的吞没其中,不过顷刻间,雨夫人就被冻成了碎冰,不甘心的陨落。

    林锋寒这边刚结束,就听到青山翁的怒喝声,远远咆哮道:“林道友已经满足了心愿,还不速速赶来帮忙?”

    林锋寒淡淡道:“青山翁,眼前究竟什么局面,难道你还没有看出来吗?”

    众道门修士瞬间脸色大变,难以置信的望着林锋寒。

    林锋寒则不动声色道:“多宝,汐瞳,都别在那吓折腾了,赶紧过来吧!”

    修为到了道始境,没有一个不是老奸巨猾之辈。

    林锋寒从容不迫的站在那里,口中的微微冷意之言,让余下的道门修士瞬间就明白了过来,那就是在不知不觉中,林锋寒已经和牧童达成了某种交易,而这个所谓的交易,亦把他们包括在范围之内。

    道门修士们纷纷心神大乱,手下的攻击亦变得没那般犀利,牧童和青牛立刻抓住机会,运转神通狂攻而去,某位修士反应不及,被击穿小腹,惨叫一声化为血水。

    有人陨落,让道门修士心神更乱。

    青山翁不断的发出了阵阵的咆哮,依仗道始境四层修为,接连逼开了牧童和青牛,狰狞吼道:“林之轩,你这是与虎谋皮,没有我等的牵制,面对两位道始境五层修士围攻,你必死无疑。”

    林锋寒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语气平淡道:“这就不劳操心了,林某自有打算。”

    青山翁怒目而视。

    林锋寒扭头问道:“多宝道人,慕汐瞳,你们还不速速过来?非要被牧童和青牛伤及性命?”

    多宝道人和慕汐瞳还在犹豫和挣扎之中,但迎着林锋寒如刀子冷芒的目光,慕汐瞳无奈一叹,突然脱离战圈纵身落在林锋寒的身边。

    道门修士浑身颤抖,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最先应林锋寒要求脱离战圈的不是多宝道人,而是太清宗圣女慕汐瞳!!

    愤怒狂吼一声,青山翁怒瞪着慕汐瞳,吼道:“你这恶毒的女人,为了一个相处不过十数日的男人,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枉太清宗平日里待你不薄!!”

    慕汐瞳终究是心善,银呀咬紧下唇,“寒哥哥,能饶过他们吗?”

    林锋寒望着慕汐瞳,片刻后,闭目,铁石心肠道:“不行!”

    慕汐瞳神情一黯然,这时多宝道人则微微的一叹,纵身也脱离了战场,如同慕汐瞳一般,青牛和牧童未有丝毫的阻挠,任由多宝道人脱身于林锋寒的身边,不予丝毫的理会。

    “林道友,这不合适,这不合适啊!”

    刚刚站稳,多宝道人就满脸愧色的指责道:“大家同是道修一脉,你这般用计陷害五大道门修士,难道你就不怕被五大道门同时追杀吗?”

    林锋寒神色不变,平静道:“多宝,我想问你,难道任由五大道门占有此地?你可知道天水之精消失后,南洲大地会死多少凡人,你可曾想过?”

    多宝道人沉默,林锋寒所说之话,他心中亦十分的清楚。

    如今的修真界,天地灵气越加的贫乏,如南洲此等富饶之地,修炼亦变的十分艰难,数千年来,再也没有传来谁人飞升仙界的消息,到时不时听到有人寿元已尽,最终难逃陨落。

    多宝道人卡在道始境三层颠峰数百余年,若非不是机缘巧合得到了一颗草木之精,恐怕现在仍然是道始境三层境界,所以多宝道人对此刻修真界的情况,实在是太明白不过了。

    多宝道人清楚,五大道门占下此地后,断然不会浪费任何一滴天水之精,那时候,才是真正的大灾大难。

    而就在这时候,又一声惨叫浮现。又一位道门修士被青牛抓住机会,施展神通踩踏成肉泥。

    又一位修士陨落,道门修士就还只剩下一位道始境三层的神霄宗修士,一位道始境二层的丹鼎派修士,以及处在垂死挣扎边缘的青山翁。

    三位修士都含恨怒视林锋寒,心知此刻将真的在劫难逃。

    林锋寒淡漠道:“青山翁,我让你死个明白!”

    手在脸上抹过,露出了真容。

    刹那间,最后三位道门修士神色大变,匆匆一瞥下,立刻认出了平静站在那里的人究竟是谁,惊神间,就听见青山翁咆哮一声,透支生命,爆发超越实力一击,逼开牧童和青牛,发疯般的朝林锋寒扑来。

    “居然会是你!!!”

    咆哮间,青山翁就像一头盛怒野兽,满头白发狂风而扬,运起神通,漫天的灰烟滚滚,化成了无数锐利的长枪破空而落。

    林锋寒扫了青山翁一眼,冷道:“蠢货!”

    满天火焰突然逆燃而上,熊熊烈火当场焚尽了满天青烟,并呼啸着朝青山翁席卷袭而去,逼的青山翁不得不退。

    就在青山翁退步间,林锋寒左手一晃,寒光闪过,寒星劫诡异的出现在青山翁后心口,深深刺入。

    力竭的青山翁发出惨绝人寰的叫声。

    “啊!!!”

    寒星劫从青山翁背后没入,从前胸沾满了鲜血贯穿而出,银色小巧,已经完全染成猩红。

    受到致命一击,青山翁一时间还未能死透。

    林锋寒的九天元阳剑内融入的地心烈焰,疯狂的吞噬而上,烈火彻底的把青山翁给当场裹住,生生的把青山翁给炼化成为灰烬,灵魂都不剩下。

    随手一卷,林锋寒面不改色的收了青山翁的储物戒指,最后扫了一眼两位道门修士,道:“你们能从青牛和牧童的手中逃得性命,林某绝不出手阻拦。”

    两位道门修士吃惊的互看了一眼,立刻毫不犹豫的分成两个方向,飞快夺路而逃。

    青牛和牧童怎么会放过他们?

    不过片刻。

    传来了两声惨叫,青牛和牧童各击杀一人,最后两位道门修士也身亡。

    一场恶战,到此暂时休止。

    无论是林锋寒,还是牧童和青牛都知道这场争端,仍然未结束。

    两道青光遁落,牧童和青牛护在神柱之前,谨慎的盯着林锋寒,戒备着。

    林锋寒看着牧童开口道:“按照约定,我需要取能够炼制三颗睟天仙丹的天水之精。”

    牧童缓缓的点了点头,道:“这些份量的天水之精,我等不会阻挠,但是如果你要打镇河仙宝的主意,我与老牛绝对不会让你得逞。”

    林锋寒闻言淡淡一笑,转身冲着慕汐瞳和多宝道人说道:“你们两人且在这里等我,我去取天水之精。”

    慕汐瞳和多宝道人此刻正如霜打的茄子,怏怏的站在原地叹气,近日来的接连遭遇,心中充满感慨。

    慕汐瞳不会和林锋寒分辨谁对谁错,她只知道林锋寒所做之事永远都是对的,就算是被人说盲目也好,还是被其议论为痴女也罢,她都不会说出任何责怪林锋寒的话。

    至于多宝道人,也知道林锋寒所言皆为事实,林锋寒念在同行一场未连他一起灭杀,已是万幸。

    林锋寒转身便朝神柱所在的位置行去,足下轻点,借助着神柱上凹凸不一的表面,飞快的朝柱顶所在的位置飞掠着。

    牧童和青牛随即纷纷化成了两团激流,施展遁法盘旋着石柱飞快的跟上了林锋寒。

    片刻间,三人一起登向了柱顶。

    百丈多宽的柱顶,绝对是一处无比开阔的空间。

    刚刚登上此地的林锋寒四周查看,就连牧童和青牛都遏止不住的露出了好奇,皆因他们也是首次登上这柱顶。

    镇河神柱之上,亦凹下去无数密密麻麻的纹路,这些纹路缠绵汇聚,直指镇河神柱中心之物,凝神看去,立刻看到了一尊奇特神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