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树海林深 > 第三百二十七章 分属
    激动,兴奋,巨嗨。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我走出寝房,赤墨惊讶道,“今天起的这么早?”

    我说道,“我是亢奋的一晚都没睡。”

    赤墨笑道,“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风桥在知道第二天要带她去远一点的地方玩时,前一晚也会开心的睡不着觉。”

    “所以我跟风桥聊得来啊,她喜欢我,我也喜欢她。”我笑道。

    赤墨小声提醒道,“你不要开心过了头,一会儿到了仙灵廷,说话可要小心点,我听他们说,浮扇宫的人,都想着法的要你去他们那里。”

    我得意道,“你说说我这招人喜欢的体质,怎!么!办!如果我是只狐狸,你说绾尘上仙会不会也要抢我啊?”

    “你正经点!”赤墨急道,“浮扇上仙把这次进诛灵塔的的事,都算到了你头上,一会儿少不了要刁难你,你还在这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我不以为然,“分属是自由选择,他们还能明强啊!再说了,白涣哪次栽了没怪我?我早就习惯了。”

    赤墨道,“反正你要有个心理准备,好在今天怅寻上仙也在,想必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跟你过不去。”

    我点头,“说到点子上了!对了赤墨,你去了绾尘殿后,也要记得没事来找我玩啊,特别是如果有了什么新奇的宝贝,一定要带过来炫耀一下。”

    赤墨笑了笑,“知道啦,有好东西还能少的了你?”

    我立马行礼道,“多谢赤墨师姐,师弟祝师姐,前程似锦,未来可期。”

    赤墨配合的回礼道,“师弟心意已收到,师姐祝你,平安喜乐,得偿所愿。”

    我们两个保持着行礼的姿势,弯腰笑着。

    抬头看到了白因,我们马上立正站好,行礼道,“弟子见过白因师兄。”

    白因看着我,沉默不语。

    赤墨意会,对白因说道,“弟子还有一些衣物未整理,先行告退。”她转身回了寝房。

    白因走过来,问道,“心意已决?”

    我点头,“从未改变。”

    白因淡淡的笑了下,“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很好。”

    我说道,“这段时间,多谢师兄照顾。”

    白因道,“你我之间,不必言谢。”

    我看着白因,虽然这个世上,最后一只扇形刃白狐也死了,但是他好像与以往没什么改变。那个在他眉心处,已经凝了万年的冷结,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才会完全化开。

    这时,一个弟子跑来,“白因师兄,分属时间已到,弟子们都在前庭静候了。”

    我叫上赤墨,跟着白因走到前庭。

    白因站到白羽旁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段时间,白羽被镇狩折磨的够呛,他这次看见我竟然没什么反应,甚至连眼睛也没抬一下,一脸疲态。

    我们跟白羽打过招呼后,刚想走到队伍最后,白因忽然拉住我,摇了摇头。我跟赤墨意外的对看一眼,心说,今天是主角果然不一样了,以前都是当小尾巴。

    执初轩队伍分两列行进,我和赤墨跟在白羽和白因身后,我向前面望了下,没看到其他三家的人。路上也一个仙灵都没有,不知道怎么搞的,忽然有点小紧张。

    我看了眼赤墨,她竟然比我还紧张,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我撞了她一下,对她做了个鬼脸,赤墨被我逗笑了。

    到了仙灵廷,摄王又站在了门口,经过上次被他识破我食人血之后,再看到他时,反而没那么慌了,他也不再像以前那样盯着我看了。

    仙灵廷上站满了人,其他三家也已经到了,仙灵尊的独坐还是空的,估计一会儿,又是空降现身。

    白爷那老头果然又没出现。我有些失落,心道,无所谓了,意料之中。

    我们停下来时,白羽旁边刚好是小粉,我向前倾着身子,伸头看小粉,小粉也不看我。倒是白羽被我搭下来的头发,弄的有些不耐烦了,回头冷了我一眼。我立马缩了回去。

    “仙灵尊到!”门口的仙灵喊了一声。

    四大家的队伍,春夏和秋冬各退到了一边,中间空出一条路。

    我们纷纷行礼道,“弟子见过仙灵尊。”

    仙灵尊带着他的左右护法从我们面前走过,坐稳后,抱兔子的仙灵说道,“巡习下仙赤墨,巡习下仙赤目上前。”

    我跟赤墨从队伍中走出,那个仙灵转头看向仙灵尊。

    仙灵尊问道,“巡习下仙赤墨,分属一事可有决定?”

    赤墨道,“弟子心属绾尘殿,承蒙绾尘上仙不弃,对弟子悉心教导,倾囊相授,弟子愿用一生为绾尘殿效力,为绾尘上仙效力,誓无二心。”

    我转头看了眼白沁,她目光柔和的看向赤墨,淡淡的笑着。

    仙灵尊问道,“绾尘上仙意下如何?”

    白沁道,“赤墨聪慧好学,尊师重道,练制法器天资非凡,亦是绾尘殿的不二人选。”

    仙灵尊点了下头,抬手一挥。

    赤墨道,“弟子谢过仙灵尊。”

    赤墨开心的走到白沁面前,双膝跪地,“弟子赤墨,见过尊师绾尘上仙。”

    不会吧?还要跪师啊?那我一会儿岂不是也要跪小粉?有点亏啊……

    白沁扶起赤墨,温柔的看着她,随即从衣袖中拿出一条淡粉色的串珠,亲手给赤墨戴在了手腕上。能看得出来,白沁是真的很喜欢赤墨,看来她以后有依靠了。

    我想了想,如果有礼物拿,跪一下也不亏,不知道小粉会送我点什么。我回头瞄了小粉一眼,他刚好也在看我,我看了眼白沁,给他使了个眼色,用嘴型问他,“我有吗?”

    小粉提起一边的嘴角,缓缓的眨了下眼睛。我大喜,心道,不会空手而归了!

    仙灵尊看向我,“巡习下仙赤目,对分属一事,是否也有决定?”

    “有有有!弟子要去怅寻阁!”我回道。

    仙灵尊刚想问小粉的意思,白涣忽然说道,“弟子有异议!”

    我回瞪了他一眼,你个狗日的,果然一直憋着坏呢!

    仙灵尊问道,“浮扇上仙有何异议?”

    白涣上前道,“众所周知,浮扇宫一直身负仙灵界的飧酿供应重责,是所有仙灵得以无忧度日,无虑为仙灵界尽责之不可或缺因素。换言之,浮扇宫是否可以无碍运转,关系到整个仙灵界是否得以延续眼前的祥和安宁。”

    我双手插在胸前,不耐烦的看着白涣,小粉对我皱了下眉,我马上放下胳膊,假意整理了下衣袖,又规矩规矩的站好。

    白沁问道,“所以浮扇上仙此番赘述,究竟是何用意?”

    白涣道,“既然绾尘上仙明问,那我便直言。眼下浮扇宫弟子稀缺亦急需,故,巡习下仙赤目此人,我浮扇宫要了。”

    “我为什么要去你的浮扇宫?”我说道,“我喜欢怅寻阁,我要去怅寻阁!”

    白涣道,“仙灵界的四处仙境,岂由你挑三拣四?”

    我问道,“仙灵界巡习下仙分属一向是自由选择,为何到浮扇上仙这里,就演变成公然抢人?”

    赤夜忽然冒出来,说道,“我们浮扇宫可不是什么人想进都能进得了的,难得浮扇上仙看得起你,你别不识抬举!”

    我白了他一眼,“那还真是不好意思,我这人一向不识抬举。”

    白涣道,“我倒是好奇,仙灵界四处仙境,你唯独青睐怅寻阁,不知是否因为其他三大家都入不了你的眼,或者觉得,我们其他三位执行上仙,都没有收入你的本事?”白涣看了眼小粉,继续道,“还是有人在你面前自诩吹捧,扰乱了你本来更明智的选择?”

    我问道,“敢问浮扇上仙所言之‘有人’,是指何人?可否明示?”

    白涣轻蔑的斜了我一眼,没回答。

    赤夜问道,“那你为何不顾仙灵界其他仙灵的安稳现状,执意要去怅寻阁?”

    我反问道,“依你之意,我一个人的分属去向,会决定整个仙灵界所有仙灵的命运?”

    赤夜道,“你只需回答浮扇上仙,为何轻看其他三大家即可。”

    “我绝非轻视任何门第。”我说道,“绾尘殿制造法器的技艺,可谓是登峰造极,我自认没生出那样的心灵手巧,不敢留下叨扰添乱。执初轩修练每一张灵符时,无论是对内力还是对心性都是要求极高,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这人没什么耐心,要我每天坐在那里潜心钻研画术心术,我自知没有执初轩各位师兄师姐那么好的慧心。”

    赤夜问道,“那么我们浮扇宫呢?”

    我回道,“没兴趣。”

    “你!”赤夜怒视我。

    白涣阴阳怪气道,“如此说来,怅寻阁对你而言是没有什么挑战,所以你才会屈尊降贵选择去怅寻阁?”

    此话一出,他身后的子弟一个个满眼讥讽,轻佻不屑的看着怅寻阁的人。

    怅寻阁的弟子有一些已经沉不住气了,赤念,赤岸,和赤弦横眉怒目的看着浮扇宫的人。小粉依旧神情淡漠,面不改色,没有出面的意思。

    这是要我自由发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