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一个外卖员啊 > 第二百零一章 继续
    刘诚走到毛料面前,打开强光手电筒,仔细地照射着。

    这确实是块糯种,而且是块冰糯种。虽然整块翡翠狭长,不能取手镯,但可以做挂件,也能做戒面。

    刘诚感慨地说:“达贵,你这运气可真是好。”

    朱达贵微笑着说:“我就说那条蟒带可以赌嘛。”

    “小伙子,这块料子你愿不愿意割爱?”

    刘诚还没说话,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朱达贵沿着声音望去,是一位戴眼镜的五十多岁男子,头发有些乱,衣服也不是很讲究,脚上穿着一双布鞋。

    刘诚诧异地说:“匡教授,你还要买回这块料子?”

    匡教授匡宇,正是昨天这块料子的主人。他花一百二十万买下毛料后,现场解石,结果切了好几刀都垮了。没想到,剩下的边角料,竟然有冰糯种料子。

    像这种大块废料出现小块翡翠的情况,不是说没有,但非常罕见。

    “这么好的料子,竟然从我手里漏走,必须买回来当个教训。我知道你们需要翡翠,但这次别跟我争,我出价120万。”

    “120万?匡教授,这价格有点高了。”

    青树珠宝的谢泽峰不知道什么走了过来,他走上前看了那块冰糯种,虽然有二十几公分长,但直径不到十二公分,是做不了手镯的。

    他最多可以看到一百万,一百二十万拿下这块翡翠没什么赚头了。

    匡宇摇了摇头:“没关系,我就是要告诫自己。”

    匡宇坚持要120万,朱达贵自然不会拒绝。等匡宇转了账后,他马上把钱分了下去。每人投资两千,不到一个小时,就回来了二十四万,翻了足足一百二十倍。

    “发财了发财了!”

    冯晓雨看着手机上的数字,兴奋得语无诠次。

    她手里最多拿过几万块钱,十万以上还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这次突然就拥有了二十四万,还是合法收入,心里的高兴不言而喻。

    朱达贵突然说道:“等会每人拿二十万出来,我们凑起一百万,在公盘上再拍几块石头。争取让大家变成百万富翁再回去,当然,要是垮了,你们也还有四万。”

    “没问题,就当这钱是天上掉的。”

    冯晓雨这次回复得很爽快,这次赚了二十四万,就当只赚了四万就是嘛。她没什么野心,只要不亏本,能吃到各地的美食就心满意足了。

    柳嘉欣回答得也很快,她望向朱达贵的目光中带着炙热:“我也没问题。”

    别人的钱再多,跟自己也没关系。刚赚了二十四万,她就像做梦似的。如果在七福珠宝上班,哪怕她正式入职,要存到二十四万,至少也得五年。那还得省吃俭用,绝不乱花一分钱才行。

    然而,在这里,只是动了动手指,把两千块钱转出去,一个小时就转回二十四万了。

    谭华才笑道:“我举双手支持,朱达贵运气很好,这个时候不沾他的光,以后就没机会了。”

    他们都同意了,向佳於自然不会拒绝。她原本就没想会有这笔钱,既然是意外之财,再花出去也好。

    朱达贵正要说话时,手机突然响了。看到是方婧雅的电话,朱达贵走到一旁接听。

    “我发了张照片给你,这个人很重要,你帮我留意一下,有人想对他动手。”

    方婧雅这次说得很直白,既然朱达贵身边有股神秘力量,自然就得利用起来。方婧雅相信,只要朱达贵知道了,那股神秘力量也应该很快就能知道。

    这股神性力量能保护朱达贵,说不定也能保护匡宇。

    朱达贵转到社交软件,打开一看,正是刚转钱给自己的匡教授:“这是你的事,为何要找我?这个人是不是姓匡?”

    方婧雅郑重其事地说:“对,匡宇,我国最知名的经济学家之一。他也是中央政策研究室的成员,能为中央首长出谋划策的。我知道你在左家,匡教授也在左家,我只要求今天晚上,你们两人待在一起就行了。”

    朱达贵身边的神秘力量,估计他本人都不知道。朱达贵跟匡宇在一起,那股神秘力量在保护朱达贵的同时,一定会保护好花与匡宇。

    朱达贵问:“有什么好处?”

    “这是你的义务和责任,为国家做事,怎么能提好处呢?”

    朱达贵问:“你请我吃个饭总可以吧?”

    方婧雅不满地说:“你赚这么多钱,还用我请你吃饭?”

    朱达贵笑道:“不管多少钱,吃别人的,总觉得心里很舒服。”

    “左先生,你家有一百万以下的原石吗?”

    朱达贵手里有了一百万,底气足了很多。

    左听汐的脸色很难看:“当然有,今天晚上就会有好几块,你可以正常竞拍。”

    他原本想看朱达贵出洋相,哪想到边角料竟然会赌涨。而且,还被原来的主人收了回来,价格高于市场。

    一百二十万不算多,分成五份后,每人更是只有二十四万。可对这帮屌丝来说,二十四万已经是笔巨款。

    朱达贵对其他人说道:“我们本钱不多,只能拍小的。各位,先说好,今天晚上如果拍到原石,会当场解石。不管有没有赌涨,都不会马上分红。等公盘结束后,才是我们分钱的时候。”

    “这是ES239号毛料,来木那场口,底价五十二万。”

    朱达贵的话刚落音,前面有人搬出一块足球大小的黄皮毛料出来,摆到桌子上后,左听汐的父亲左云海开始报价。

    毛料旁边有个水壶,第一个走上前的,会拿起水壶喷了点水,再用强光手电筒照了照。第一个人看了看后,轻轻摇了摇头就走开了。

    朱达贵跟着刘诚也去看了那块毛料,木那场口属于帕敢场区,是场区中最重要也是最著名的老场口之一。这个场口开采时间长,现在含量较少,产量也不高了。

    这块毛料不大,左云海敢开价五十二万,主要是因为毛料的皮壳表现尚可,有条状松花。

    所谓的松花,指的是翡翠皮壳上尚未完全风华的绿色硬玉颗粒,它们酷似绿色的松树针叶,星星点点洒落在皮壳外表。